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喻黄】晨光搁浅

2017.2.10喻文州生贺。
@Nikd_冷得飞起来 的联文,我写的文州视角。


华灯初上,城市的彩灯五光十色,把原本黑漆漆的夜晚渲染得光彩熠熠。喻文州刚洗完澡,安安静静地坐在家里的落到窗边,俯视着街道上车水马龙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少天,茫茫人海中,我怎么又遇到你了呢?

喻文州今年刚毕业,毕业一所好大学,再加上知书达礼文质彬彬,在g市这个“就业难”的城市,也很快找到一所实习公司。

今天早上喻文州第一天上班,就听说有个大学生一起来实习。喻文州走进办公室,那人刚好扭过头看他,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他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意气风发。他很想像很久以前那样喊句“少天”,可结果却是缄默着伸出手与黄少天相握。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夜渐渐静下来了, 在寂静的氛围中,耀眼的彩灯也开始黯淡下来。透过落地扇看到的点点流光,和着室内反射的橘色暖光,与很久以前他坐在列车里看到的如出一辙。

那时候列车穿行在那黑压压的夜色中,路边点点的光亮闪烁在染上了浓重墨色的黑之中,飞快地划过车窗。

“ 我的家乡, 晚上也是这样。散落在田间的路灯,很好看。 ”他对着身旁坐着的黄少天说,列车驶进隧道,连带着的风声都变小了,以至于黄少天把他剩下的话听得格外清楚,

“毕业旅行后带少天去那里玩吧。”  

可惜他们最终还没等到那时候便分开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初识是在高中,刚好高二时换位置成为了同桌,他们关系才渐渐变得热络起来。

刚成为同桌那会儿,喻文州侧过头看黄少天,总会对上他明亮的眼睛。对面那人也不急着把眼神撤回去,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等着喻文州开口。

 “少天,有事吗?”

“没事没事。我看不清黑板,所以抄你的笔记。”黄少天假装看着他的笔记,又转过头眯萋着眼睛看着黑板,喻文州笑了笑,把笔记往他那移了移,想到王杰希上次提起黄少天时说过,

“这人眼神特好。”

窗外骄阳正烈,洋洋洒洒地在地上撒下一片金黄,如同他眼里的明亮的光一样耀眼。春杪夏初,教室外的蝉就已按捺不住地开始叫嚣,扰得喻文州心头躁动。

他的这些小动作真是可爱有趣。

高中生活也就是那般,虽然每日重复着同样无趣的事,可似乎又不同,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妙闻,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心情。

缘分来得恰好,每次换位置时,都不约而同的选到了同桌,所以喻文州的校园生活中提到最多的字眼大概就是黄少天了。

记得有一次晨读,想到昨天晚上回家路上无聊,扯了几根校园操场旁边的野草,编了两个园环状的草环。

绿白相间的草编织在一起,末端打了一个小巧的结,圆圆的就像一个戒指。

喻文州拿起其中一个戴在无名指上,然后戳了戳旁边的黄少天,把另一个给他。

“喻文州,老实交代,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还送戒指来?”

“你怎么知道?”喻文州一边假装惊讶地说道,一边不动声色地牵过他的手把草环戴在他无名指上。

“看你那么贤惠,我就勉为其难娶了你!”黄少天被他略带浮夸的声音逗得笑了一声,又很快把话接下去。

他们各自在心里期盼着刚刚那几句话能成真,又自嘲异想天开,告诫自己那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韶华易逝,不知不觉中高考一天天近了,然后在紧张热烈的气氛中结束,想放松在高考那段时间紧绷的神经,毕业旅游大概是最佳的选择了。

因打赌赌输被王杰希奴役去买泡面的喻文州漫步在他们旅游的景点区中。夏日的夜空一片晴朗,点点繁星点缀在墨色的夜空中,斑斓闪耀的星光,夹裹着柔和而悦目的白色月光,翻涌着铺散成一片漫天流转的动人星空。

真好看啊,明天晚上带少天一起来看星星吧。喻文州这么想着,拐过一个拐角,就看到那个刚刚提及的熟悉的背影。

黄少天和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并肩走着,他们似乎在细细说着什么,夜间的晚风柔和的吹过,轻轻拂起那女生乌黑的长发。

“好浪漫哦!”喻文州听到那女生大喊到,声音飘飘荡荡地扩散在寂静的夜中,他辨认出那是班长的声音。

“真的很浪漫。”黄少天紧接着说到,年轻活力的声音似乎沾染了一丝幸福的韵味。

在美丽的夜空下,平日聒噪的蝉鸣都变得动人起来,散发着点点荧光的萤火虫在空中起起伏伏地飞舞。

气氛一度被这别致的景色渲染得很微妙,就像言情小说里特有的那种氛围。这时候偶尔路过的“路人”应该很自觉得走开,不要打扰了这绝佳的气氛,喻文州也就这样做了,他掉头走了反方向的路。

喻文州想起他曾经跟黄少天说去看极光的事,极光,大概会比这更好看更迷人吧。

可惜,他身边已经有别人站立。

他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上第一个联系人“a少天”,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

[祝幸福。]

之后他索性也就懒得去买泡面了。饿死王杰希算了,他想着,在寂静的夜色中独自一人闲逛,却不知自己的终点在哪。

就像迷途在十字口的孤鹰,感受着四面八方的气流,颓废地挥舞翅膀,兜兜转转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直到过了很久,手机传来一声短信铃声,他才停下,随意地找了张长椅坐下,拿出手机。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是黄少天发来的。

[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和班长了,很浪漫^_^] 最后一个颜表,他都搞不清楚到底是用来嘲讽黄少天的,还是用来嘲讽自己的。喻文州把短信发送出去后,便把手机关了机,靠在长椅上发呆望天。

直到困意涛涛,喻文州才起身向酒店走去。

第二天,他悄悄地发了一条说说,看了会儿觉得矫情又给删掉了。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或许是青春的任性,又或是微妙的骄傲,后来他们再没聊过天,打算任时光慢慢消融那本不该产生的隔阂。

从此分道扬镳, 各奔东西。

回忆到这喻文州不禁觉得好笑,如果那时候他们能好好聊聊,结局会不会改变?

不过现在也不迟,地球是圆的,他们又相遇了。

在公司时,他们表现的就像刚刚认识的同事一般,或许比普通同事还要更加疏离一点,黄少天总是和他保持着礼貌往来的态度,客客气气的让他无可奈何。

让喻文州一度怀疑黄少天是否真的不想理他了,终于有一天办公室的前辈们都看不下去了,连连说, “朋友之间这样会有隔阂的。”

 “还好啦。我和少天或许比较习惯这样朋友间的相处吧。循序渐进。”喻文州很自然的接话,黄少天却是有点犹犹豫豫地向喻文州开口,

“我们算朋友吧……?!”

“当然啦!”喻文州拍拍他肩膀,回答得很斩钉截铁,对他笑了笑。

“哦!那这是个好的开端!”

那确实是个很好的开端,像夜雪初霁,云开雾散,几年来的芥蒂与隔阂终于开始慢慢融化。

公司最近接了个大项目,连带着员工工作量变大,只好留在公司加班。陆陆续续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他们还坐在电脑前。

喻文州起身出去,过了一会儿才回来,手里多了两个塑料袋,他把其中一个放在喻文州桌上,“少天,给。”

“啊?谢谢啊,麻烦你了……”黄少天有点不知所措地说到,接过袋子后发现里面是包寿司和一杯奶茶,温暖的热度传递到指尖,“这个寿司真是挺眼熟的,以前上学的时候学校超市卖的和这种很像啊!”

“嗯,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喜欢这个口味。”

空气突然安静了,连带着时间也仿佛停滞下来,他们俩都沉默着不说话,只听见键盘“啪嗒啪嗒”的敲击声。

夜渐渐深了,黄少天似乎已经把工作解决完毕,他起身整理东西,提着包离开。而在经过喻文州位置时,留下微乎甚微的一句,

“喜欢.”

接着是重重的关门声。

每天兢兢业业的工作,让他们的实习很快结束转正。同事们喊着去请客庆祝,他们坳不过,只得找了家附近的酒吧庆祝庆祝。

酒吧的灯光斑斓闪烁,晦涩的音乐低低沉沉地飘荡着,喻文州喝了几杯果酒,看着灯光照耀下的黄少天,心中一片悸动,

“少天。”

喻文州喊到,他突然想起一句不知道哪里看到的话,

时光不旧,只是落满尘埃。

然后他笑了笑,轻轻擦掉落在时光上的灰尘,把曾经跌落的爱情拾捡回来,连同那个保存了很久未曾丢弃的小草环一起,挂在装饰酒杯的小伞上,然后摆到黄少天面前。

“你看看它。”

“这个你还留着吗?”

那份曾经因误会和任性沾染上尘埃的爱情,你还留着吗?

喻文州难得声音颤抖了一下,连带着心中的忐忑和不安,问道。

对面的人没说话,只是从钱包里翻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拍在桌上。

存放太久的草已经泛黄,干燥而轻巧,似乎一阵风便可以吹散。可它似乎又是那么的坚强,毕竟,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喻文州牵过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拿着小草环,低头为他戴上。

 “真好啊。就像娶了少天一样。”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一如几年前他为少年带上草环时,少年眼中闪烁的凶光,令人搁浅窒息。

END.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