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

酥脆黄鱼 荷叶炖鱼 王宴全鱼
鱼籽粥(周) 糖脍鲈鱼
all喻真好!

头像来自苏愁七。

打到所罗门特异点,最后打魔柱不是以前特异点的所有英灵全体回归奋战嘛?

特地最先就看 第八章,结果!

特么有小恩有弓凛有三女神有安娜有豹人...

就他妈没有我 贤王闪!!!

凭什么!!其他特异点贞德带着一帮人,尼禄带着一帮人,特异点主角都c位!!第七特异点的主角贤王闪!没c位就算了!!!凭什么连个出场都没有!!!

你们对得起我吉尔焦裕禄吗?!

气炸!!杂修!!

人生不易,贵圈真乱

听死广州人什么都吃,
突然担忧:
我一个从来不吃奇奇怪怪的东西譬如动物内脏,蛙肉兔肉狗肉甚至泥鳅黄鳝的人,
以后嫁给文州去了广州怎么活?
唉……算了,不嫁给他了




















果然还是把我家喻喻娶回来更靠谱!

【双鬼/亲吻十题】吻眼角

唱见兼游戏直播轩x唱见(伪声)策

直播>>热门直播>>

【逢山】给鬼刻庆祝生日!

【“大家好啊,我是逢山鬼泣。现在是12月24日凌晨,还有十分钟就是鬼刻生日啦!”】

不多说了!!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半夜爬起来看逢山大大的直播,感觉自己很真爱!

逢山你把灯开亮点吧,这么暗看着像鬼一样……

逢逢本来就是鬼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呃…太暗了是么,好吧我开大灯……我也不想晚上直播啊,主要是为了守零点。今天直播打算把阿刻唱过的歌都唱一遍,就不打游戏了”】

守零点,emm仿佛在过年。

天哪都唱一遍!!真的一直想听逢山唱鬼刻大大的鬼魅!!

我也是!嗷嗷嗷坐等鬼魅!!

逢山打开微博是要发生贺微博吗?

【“鬼魅啊,说实话鬼魅女声唱比较好听,我唱的肯定没阿刻的伪声好听啦,别抱太大期望。对呀,微博祝福也要踩零点,顺便微博有抽奖活动,在评论里祝福阿刻生日快乐就可以……59了,好了准备好!10,9……5,4,3,2,1!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鬼刻大大生日快乐!!

鬼刻女神生日快乐!

鬼刻生日快乐!

鬼刻大大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
逢山鬼泣v:

00:00

今天是阿刻生日!!祝我家阿刻生日快乐!!!比心♥!

在这条微博下评论,祝福鬼刻生日快乐,可参与微博抽奖,奖品在评论第一条。

————————————

好直男的生日祝福…我还以为会有“感谢一路走来”“余生有你”这种。

前面的言情剧看多了吧哈哈哈哈

奖品里面有专辑!!带亲笔的《虚空》!!啊啊啊啊啊我要去转发锦鲤!

!!虚空!!双鬼合作出的专辑呀!!想要!!

非洲人陷入绝望……

【奖品有五六张,还有其他东西,祝大家欧气满满…好啦,现在开始唱歌啊,先唱《虚空》里的十首,然后唱阿策参与的原创曲,然后是他翻唱的作品,唱到八九点吧……】

逢山你确定么……八九个小时唉…

天,八个小时480分钟,一首歌算四分钟多,一百多首。

真爱真爱…双鬼不在一起,天理难容啊!!

期待极了,说实话我真的怀疑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作为一个真爱粉,逢山直播多久,我看多久!!

+11111走过路过不能错过,为了逢山不睡了!

……

唱罢最后一句词,窗外晨光明媚,李轩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他拉了拉麦 ,“时间不早了,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吧…”

他顿了顿,踌躇犹豫,又说到,

“再唱最后一首歌吧 ”

他点开伴奏,一首所有人都没听过的歌。晨光透过窗帘朦朦胧胧地照耀着,他下定决心,坚定地一字一句地继续说到:

“这首歌唱给阿刻。”

唱了一上午的歌,李轩的嗓子有些沙哑,却很适合这首低音的歌。字字句句,低转委婉,包含深情,他边唱边恍恍惚惚想着吴羽策,不知不觉眼眶沾了点泪。

《鬼爱》,这首歌是当初他们一起做的词,一起写得曲,后期都是他们自己弄的,伴奏是李迅和小盖。他们当初说,“这首歌先不公开吧,到时候谁有喜欢的人,唱这首歌表白再公开。”

他总是小心翼翼隐藏那些不应该的情绪,却终于抑制不住了。

一首歌很快过去,间奏声音渐渐变小,还有最后一段词。

房门突然被打开,吴羽策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抢先一步唱出了最后那段词,

“只剩那身躯消殆魂魄飘散

也要化作孤鬼

簇起一片鬼火的蓝

等待在野老残山

与你相爱”

“阿策…!!”

“喜欢我干嘛不早点说,看见你唱这首歌就跑过来了。”吴羽策走上前,把摄像头关了,俯身在李轩眼角落下一个吻——

那泪是甜的。

*歌词是自己乱写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 鬼魅  鬼爱 这两首歌……

【黄喻】我和我哥和我哥老公(番外?)

*算是番外?前文没看不影响阅读
*完完全全的意识流,轻喷!
*视角是文州妹妹,有私设,有ooc

1.
当年我还在上初中,我上高中的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并且从不打游戏的哥哥,喻文州,一言不合就突然被某个兴起的游戏拐走了,而那个万恶的游戏,就是他所追逐着的——荣耀。

2.
放弃了学业,跑去青训营里打游戏,我都难以置信,更别说父母老师。

我本来想和其他人一起劝劝他的,可每次看到他打荣耀时认真的神情,眼里满是希冀和专注,我便哑口无言。

他认定的事,大概决不回头。

3.
后来暑假,我带着糕点去青训营找他,一进去就听见着吵嚷的声音,

“吊车尾!你再说一遍!”

那个帅气的金发少年,有点狂妄又炸毛喊着,少年的声音清亮有力,像外头的骄阳一般有活力。

如果不是他手正指着的人是我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肯定爆棚。

我哥没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打着游戏,我拿着糕点走到文州旁边,对着那个金发少年不屑的冷哼一声。

我哥终于舍得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过来,“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呀,顺便买了点吃的。”

那个金发少年似乎对我性别有所顾忌,对我的冷哼没说什么,倒是阴阳怪气地说起我哥来了,

“呦!喻文州,真想不到啊,竟然有女朋友了!看起来挺小的呀,不会吧?你竟然如此…”

“闭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他妹妹。思想下流行为放荡!”

“靠靠靠…你说什么!我……”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那天跟我吵了很久架的人,是当时青训营的佼佼者,后来赫赫有名的剑圣,也是未来和我哥走过风风雨雨的爱人——黄少天。

4.
所幸后来这样的争执发生没多少次了,我哥成了蓝雨的队长,而那个曾经嘲笑过他吊车尾的黄少天,也成了他最得力的帮手,最默契的搭档。

第四赛季,他出道了,还直接成了蓝雨的队长,我们一家都很开心和骄傲!

可开心之后便是担忧和焦虑,经过一两场比赛后,他的手速问题便公之于众。有人称赞他的战术,更多的却是讽刺他的手残。

各种对他不利的言论活跃在各种报纸,论坛,以至于连“喻文州滚出蓝雨都有”。

而每次记者百般刁难的新闻发布会,黄少天总是像赛场上的夜雨声烦一般,一次次挡在喻文州身前,给予他最坚定的支持。

“我相信蓝雨,相信蓝雨的每一位队员,都能够取得好成绩,至于你们相不相信我,那时你们的事。”

“不管怎样!我的队长是世界最好的队长!你们信不信是那你们的事!反正我信,我支持他!”

他们掷地有声,即使整个世界都喧闹着反对。

4.
我哥作为职业选手,我平常当然也要打打荣耀支持支持他,不过……技术就…嗯哼你们懂的。

第四赛季结束,夏休日到来,某天上午我正在安安静静打荣耀,我哥突然走过来,

“下午有没有什么安排?”

“嗯?没有啊,哥你有什么事嘛?”

“没事,看你整天宅在家里,下午不和朋友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么?”

“……有事直说”

“我下午带人来家里,你在可能不太好。”

“哇带谁来啊还要让我回避?嫂子呀?有什么好回避的,你们下午打算在家干什么……哇不会吧…?”

“嗯……不是,只是朋友。”

我满口答应下午出门,心里却想着“哦豁,天真”

5.
下午出了门的我在街上随便逛了几圈,又悄咪咪地折回家,想看看我哥到底搞什么猫腻。

我小心地拿了钥匙开门,进家门一看窗帘都拉了起来,客厅里暗暗的,我哥和黄少天正在客厅……

看恐怖电影……

听到动静他们转头看我,真是蜜汁尴尬。哦,黄少天搂着我哥的肩膀来着。

“黄少你好…”

“哦你好你好,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要不要一起来看电影…还挺好看的这部电影。”

“不用了,我先回房了。”我迅速逃离尬聊现场,躲进房间。

仅一秒,跟据我的直觉,我怀疑他们两个肯定不是普通朋友,就算现在是,以后也不会是。

6.
趁着我哥接电话出去收快递,我拉着黄少天偷渡到我房间。

“黄少,帮我打个竞技场呗!我想集齐320积分!”

“320?这得从下午打到晚上吧……”黄少天看了眼我屏幕上惨不忍睹的积分,一脸拒绝。

“……你想不想看我哥小时候的照片啊?”

“小姐姐除了打积分没有其他要求了吧?话说你打积分是为了换装备吗?我直接去要套装备给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

后来本想打电话结果发现没有公会人员的号码的黄少天只好登陆夜雨声烦找会长要装备,顺带开后门把我拉进蓝溪阁的事,不细细说啦!

哦,以及黄少天拿到我哥小时候的照片后痴汉(我看来)地说“文州真可爱!”的事,也不细细说啦!

7.
直到晚上吃饭说,我哥问黄少天要不要留下来住一晚的时候,我才发觉今天爸妈去有事都不在家…

我现在更加确信他们两个之间有问题了。

8.
第六赛季,蓝色的雨点落满了整个世界,蓝雨夺冠了。

那个赛季,他们也终于在一起了。

9.
在荣耀这条路上,固然有掌声和成功,但也有各种困顿和磨砺,所幸的是,他从来不是一个人。

视美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在哪一集了?

由《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改编(部分词省略)

昨天晚上 我打开了全职高手
突然想起 我没看到喻
我看预告 二十六遍预告
没看到喻     没看到喻
终于看到 第六集中
一张海报
上面是熟悉的喻

可是视美大佬 你这个混蛋
你勾搭腾讯 去了麦当劳
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在哪里了
第六集找了 第七集也找了
连第八集预告 我也都找过了

麦当劳的薯条真的那么好吃吗
麦当劳的鸡腿真的那么好吃吗
麦当劳的冰淇淋真的那么好吃吗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网吧前已落叶满地
我已经想喻到断肠
喻文州你在哪里
快让这个帅气的喻出场吧
文州啊文州 你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原著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原著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原著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去翻小说  我去看同人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去翻小说  我去看同人

蓝瘦香菇……qwq

队长

这大概是全职出现最多的称呼,一声队长,感觉看到的最多的是他们的责任与荣耀。

杨聪在被问为什么不使用舍命一击时,他说“因为我是301的队长”。

向每个队长致敬

【喻黄】晨光搁浅

2017.2.10喻文州生贺。
@Nikd_冷得飞起来 的联文,我写的文州视角。


华灯初上,城市的彩灯五光十色,把原本黑漆漆的夜晚渲染得光彩熠熠。喻文州刚洗完澡,安安静静地坐在家里的落到窗边,俯视着街道上车水马龙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少天,茫茫人海中,我怎么又遇到你了呢?

喻文州今年刚毕业,毕业一所好大学,再加上知书达礼文质彬彬,在g市这个“就业难”的城市,也很快找到一所实习公司。

今天早上喻文州第一天上班,就听说有个大学生一起来实习。喻文州走进办公室,那人刚好扭过头看他,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他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意气风发。他很想像很久以前那样喊句“少天”,可结果却是缄默着伸出手与黄少天相握。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夜渐渐静下来了, 在寂静的氛围中,耀眼的彩灯也开始黯淡下来。透过落地扇看到的点点流光,和着室内反射的橘色暖光,与很久以前他坐在列车里看到的如出一辙。

那时候列车穿行在那黑压压的夜色中,路边点点的光亮闪烁在染上了浓重墨色的黑之中,飞快地划过车窗。

“ 我的家乡, 晚上也是这样。散落在田间的路灯,很好看。 ”他对着身旁坐着的黄少天说,列车驶进隧道,连带着的风声都变小了,以至于黄少天把他剩下的话听得格外清楚,

“毕业旅行后带少天去那里玩吧。”  

可惜他们最终还没等到那时候便分开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初识是在高中,刚好高二时换位置成为了同桌,他们关系才渐渐变得热络起来。

刚成为同桌那会儿,喻文州侧过头看黄少天,总会对上他明亮的眼睛。对面那人也不急着把眼神撤回去,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等着喻文州开口。

 “少天,有事吗?”

“没事没事。我看不清黑板,所以抄你的笔记。”黄少天假装看着他的笔记,又转过头眯萋着眼睛看着黑板,喻文州笑了笑,把笔记往他那移了移,想到王杰希上次提起黄少天时说过,

“这人眼神特好。”

窗外骄阳正烈,洋洋洒洒地在地上撒下一片金黄,如同他眼里的明亮的光一样耀眼。春杪夏初,教室外的蝉就已按捺不住地开始叫嚣,扰得喻文州心头躁动。

他的这些小动作真是可爱有趣。

高中生活也就是那般,虽然每日重复着同样无趣的事,可似乎又不同,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妙闻,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心情。

缘分来得恰好,每次换位置时,都不约而同的选到了同桌,所以喻文州的校园生活中提到最多的字眼大概就是黄少天了。

记得有一次晨读,想到昨天晚上回家路上无聊,扯了几根校园操场旁边的野草,编了两个园环状的草环。

绿白相间的草编织在一起,末端打了一个小巧的结,圆圆的就像一个戒指。

喻文州拿起其中一个戴在无名指上,然后戳了戳旁边的黄少天,把另一个给他。

“喻文州,老实交代,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还送戒指来?”

“你怎么知道?”喻文州一边假装惊讶地说道,一边不动声色地牵过他的手把草环戴在他无名指上。

“看你那么贤惠,我就勉为其难娶了你!”黄少天被他略带浮夸的声音逗得笑了一声,又很快把话接下去。

他们各自在心里期盼着刚刚那几句话能成真,又自嘲异想天开,告诫自己那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韶华易逝,不知不觉中高考一天天近了,然后在紧张热烈的气氛中结束,想放松在高考那段时间紧绷的神经,毕业旅游大概是最佳的选择了。

因打赌赌输被王杰希奴役去买泡面的喻文州漫步在他们旅游的景点区中。夏日的夜空一片晴朗,点点繁星点缀在墨色的夜空中,斑斓闪耀的星光,夹裹着柔和而悦目的白色月光,翻涌着铺散成一片漫天流转的动人星空。

真好看啊,明天晚上带少天一起来看星星吧。喻文州这么想着,拐过一个拐角,就看到那个刚刚提及的熟悉的背影。

黄少天和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并肩走着,他们似乎在细细说着什么,夜间的晚风柔和的吹过,轻轻拂起那女生乌黑的长发。

“好浪漫哦!”喻文州听到那女生大喊到,声音飘飘荡荡地扩散在寂静的夜中,他辨认出那是班长的声音。

“真的很浪漫。”黄少天紧接着说到,年轻活力的声音似乎沾染了一丝幸福的韵味。

在美丽的夜空下,平日聒噪的蝉鸣都变得动人起来,散发着点点荧光的萤火虫在空中起起伏伏地飞舞。

气氛一度被这别致的景色渲染得很微妙,就像言情小说里特有的那种氛围。这时候偶尔路过的“路人”应该很自觉得走开,不要打扰了这绝佳的气氛,喻文州也就这样做了,他掉头走了反方向的路。

喻文州想起他曾经跟黄少天说去看极光的事,极光,大概会比这更好看更迷人吧。

可惜,他身边已经有别人站立。

他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上第一个联系人“a少天”,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

[祝幸福。]

之后他索性也就懒得去买泡面了。饿死王杰希算了,他想着,在寂静的夜色中独自一人闲逛,却不知自己的终点在哪。

就像迷途在十字口的孤鹰,感受着四面八方的气流,颓废地挥舞翅膀,兜兜转转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直到过了很久,手机传来一声短信铃声,他才停下,随意地找了张长椅坐下,拿出手机。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是黄少天发来的。

[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和班长了,很浪漫^_^] 最后一个颜表,他都搞不清楚到底是用来嘲讽黄少天的,还是用来嘲讽自己的。喻文州把短信发送出去后,便把手机关了机,靠在长椅上发呆望天。

直到困意涛涛,喻文州才起身向酒店走去。

第二天,他悄悄地发了一条说说,看了会儿觉得矫情又给删掉了。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或许是青春的任性,又或是微妙的骄傲,后来他们再没聊过天,打算任时光慢慢消融那本不该产生的隔阂。

从此分道扬镳, 各奔东西。

回忆到这喻文州不禁觉得好笑,如果那时候他们能好好聊聊,结局会不会改变?

不过现在也不迟,地球是圆的,他们又相遇了。

在公司时,他们表现的就像刚刚认识的同事一般,或许比普通同事还要更加疏离一点,黄少天总是和他保持着礼貌往来的态度,客客气气的让他无可奈何。

让喻文州一度怀疑黄少天是否真的不想理他了,终于有一天办公室的前辈们都看不下去了,连连说, “朋友之间这样会有隔阂的。”

 “还好啦。我和少天或许比较习惯这样朋友间的相处吧。循序渐进。”喻文州很自然的接话,黄少天却是有点犹犹豫豫地向喻文州开口,

“我们算朋友吧……?!”

“当然啦!”喻文州拍拍他肩膀,回答得很斩钉截铁,对他笑了笑。

“哦!那这是个好的开端!”

那确实是个很好的开端,像夜雪初霁,云开雾散,几年来的芥蒂与隔阂终于开始慢慢融化。

公司最近接了个大项目,连带着员工工作量变大,只好留在公司加班。陆陆续续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他们还坐在电脑前。

喻文州起身出去,过了一会儿才回来,手里多了两个塑料袋,他把其中一个放在喻文州桌上,“少天,给。”

“啊?谢谢啊,麻烦你了……”黄少天有点不知所措地说到,接过袋子后发现里面是包寿司和一杯奶茶,温暖的热度传递到指尖,“这个寿司真是挺眼熟的,以前上学的时候学校超市卖的和这种很像啊!”

“嗯,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喜欢这个口味。”

空气突然安静了,连带着时间也仿佛停滞下来,他们俩都沉默着不说话,只听见键盘“啪嗒啪嗒”的敲击声。

夜渐渐深了,黄少天似乎已经把工作解决完毕,他起身整理东西,提着包离开。而在经过喻文州位置时,留下微乎甚微的一句,

“喜欢.”

接着是重重的关门声。

每天兢兢业业的工作,让他们的实习很快结束转正。同事们喊着去请客庆祝,他们坳不过,只得找了家附近的酒吧庆祝庆祝。

酒吧的灯光斑斓闪烁,晦涩的音乐低低沉沉地飘荡着,喻文州喝了几杯果酒,看着灯光照耀下的黄少天,心中一片悸动,

“少天。”

喻文州喊到,他突然想起一句不知道哪里看到的话,

时光不旧,只是落满尘埃。

然后他笑了笑,轻轻擦掉落在时光上的灰尘,把曾经跌落的爱情拾捡回来,连同那个保存了很久未曾丢弃的小草环一起,挂在装饰酒杯的小伞上,然后摆到黄少天面前。

“你看看它。”

“这个你还留着吗?”

那份曾经因误会和任性沾染上尘埃的爱情,你还留着吗?

喻文州难得声音颤抖了一下,连带着心中的忐忑和不安,问道。

对面的人没说话,只是从钱包里翻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拍在桌上。

存放太久的草已经泛黄,干燥而轻巧,似乎一阵风便可以吹散。可它似乎又是那么的坚强,毕竟,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喻文州牵过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拿着小草环,低头为他戴上。

 “真好啊。就像娶了少天一样。”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一如几年前他为少年带上草环时,少年眼中闪烁的凶光,令人搁浅窒息。

END.

【黄喻】我和我哥和我哥老公


*2017喻文州生贺!老公生日快乐!
*私设有,ooc有
*完完全全的意识流,轻喷!

01
我哥叫喻文州,就是那个你们口中帅破天际苏裂苍穹的成天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蓝雨队长。

照这个人物设定他应该是个暖男,对他妹妹应该是很温柔的。比如对我撒娇要买件衣服的回复应该是:轻轻摸着我的头,满眼柔情地说:“银行卡拿去,密码是你生日,喜欢什么买就好了。” 

然而现实是这条咸鱼正瘫在沙发上玩手机,随便用一句“卡在少天那”打发我。

喂喂喂!你的霸道总裁设定呢?你可爱的妹妹好不容易撒次娇!给点反应啊!虽然最后我还是买到了那件衣服。

黄:娘家人我不敢得罪啊!

02
正是炎炎酷暑,我本来是打算来g市旅游的,后来才发现在火辣辣的阳光注视下,啥景点都不如我哥家里的空调房来得实在,于是我成天待着我哥家,打算做一条死鱼。

结果我这才住进他们家第三天,黄少天就忍不住来找我了。“妹啊,你有没有想去的景点?我帮你订票找旅游团啊,整天宅在家多不好你说是不是?”

在我花一秒钟思考完黄少天为什么要赶我出去后,你们可以出去开房搞啊…绝对没人打扰。我暗自吐槽,然后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黄少你想对我哥做啥就做,我晚上睡得挺死的。”

黄少天对我眨巴眨巴眼睛,一眼的goodjob!我安详回了他个you're welcome。

03
他们出柜是在中秋节那天,我哥带着黄少回家了。

我爸开了门,看见我哥旁边的黄少天,问到,“文州这位是谁?看着好眼熟啊。”

“老头子,那是少天,蓝雨的副队长,文州的搭档,叫你平时多看电视,多看报纸,就是不听……”我妈絮絮叨叨地从厨房走出来。

进门时我哥牵着黄少的手,两人另一只手提着礼物, 我看着这幕,一股子我哥带着丈夫回家的意味,但父母却丝毫没有芥蒂甚至注意到他俩的手。

因为,他们的思想里大概没有同性恋这个意识。

在餐桌上父母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点震惊和懵逼,紧接着就是瓷碗摔破的声音。

“喻文州你说什么?”

“爸,妈,我喜欢少天,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他现在是我男朋友。”他们的手在餐桌下紧紧相扣,即使颤抖却依旧紧握。

我爸抄起筷子就朝哥打去,最后却是打在黄少天手臂上。

“爸,冷静点,先坐下来,别动手。”我连忙起身劝父亲停下。

04
最后晚饭当然是没吃成,妈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一会儿点开百度一会儿点开知乎 ,输入的关键词无非便是那几个 ,她的手颤颤巍巍,打错好几个字。

爸在旁边看着他们,连呼吸都带着气愤和难以置信。

当晚他们还是被我爸赶出去了。

“如果我爸妈实在不同意你们两个,那你就带着我哥走吧,我会替他把该尽的孝尽到。” 我把黄少天拉到一边,“不过你得答应我,要和他好好在一起。”

“放心吧,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让他幸福的。”他说的语调得很轻,而说出的那承诺却信誓旦旦,重如泰山。

05
我哥和爸的关系急速恶化,或许应该说我爸对他的态度急速恶化,连“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都说出来了。

而后来的后来,时间把所有的东西都淡化了,可唯独他们之间的爱情依旧火热。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交谈,他们双方的父母终于松了口,同意我哥和黄少在一起。

06
我没事喜欢打开论坛,看到那些对他们的讽刺讥笑总不免感到气愤无奈,有次手放在键盘上刚想打字回击,却突然发现文州在身后,急急忙忙想关掉页面,可手速怎么赶得上他的眼力,终归还是被他看到了。

“没事,让他们说去吧。”他露出释怀的笑容,毫不在意。

07
他们这条路有太多流言蜚语和忐忑荆棘,愿他们相偕一生,幸福美满。


2015年的9月,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

和很多人一样,最开始有好感的是一帆,接着是少天,直到我看见了你,“这人怎么帅!”

后来渐渐的我发现我最喜欢的是你。

大概是一种润物无声的爱,不知不觉地你就走进了我的心中,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看全职的时候遇到你出场的情节,都是要看个两三遍才愿意翻页,时不时看你的出场整理,每次都激动啥在床上打滚。

你怎么这么好啊!

对啊,你怎么这么好啊!我自己也在问我自己,最后的结果就是,

他就是这么好啊!

似乎每天我都在想你,想你在不同世界的不同样子,
或许是校园中你坐在图书馆看书,逆光的侧颜上温文尔雅的笑容。
或许是蓝溪阁上,黑色的长发落在你带着碎碎蓝色的白衣上。
或许是身着黑色长袍的你,指尖捻起灭神的诅咒,落下一个六星芒阵。

而我最爱的却是执着于荣耀的你,电脑前专注认真的深情。

你的眼底是透彻平淡的深潭,
捧起奖杯时手中是最温暖的炙热。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因为爱你连带着我似乎对广州都情有独钟起来。

也是因为你,进入了全职这个圈子,开始写文,认识了许多同样爱你的人,看到了许多许多优秀的大大。

“因为你  面对所有不足

都只用心弥补

从来不曾有丝毫退缩服输

因为你 不放弃的付出

勾勒出了夏日的最初

并肩而战的脚步 同进共退的脚步

是你教会我们义无反顾”

                              一一《夏日的天空》

已经第二次陪你过生日了,在群里倒数0点时竟然莫名激动得有点不像话,

最后,

“文州,生日快乐.”

                                                        2017.2.10     2:10
                                                                        婷立蓝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