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视美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在哪一集了?

由《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改编(部分词省略)

昨天晚上 我打开了全职高手
突然想起 我没看到喻
我看预告 二十六遍预告
没看到喻     没看到喻
终于看到 第六集中
一张海报
上面是熟悉的喻

可是视美大佬 你这个混蛋
你勾搭腾讯 去了麦当劳
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文州放在哪里了
第六集找了 第七集也找了
连第八集预告 我也都找过了

麦当劳的薯条真的那么好吃吗
麦当劳的鸡腿真的那么好吃吗
麦当劳的冰淇淋真的那么好吃吗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网吧前已落叶满地
我已经想喻到断肠
喻文州你在哪里
快让这个帅气的喻出场吧
文州啊文州 你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原著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原著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原著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去翻小说  我去看同人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去翻小说  我去看同人

蓝瘦香菇……qwq

队长

这大概是全职出现最多的称呼,一声队长,感觉看到的最多的是他们的责任与荣耀。

杨聪在被问为什么不使用舍命一击时,他说“因为我是301的队长”。

向每个队长致敬

【喻黄】晨光搁浅

2017.2.10喻文州生贺。
@Nikd_冷得飞起来 的联文,我写的文州视角。


华灯初上,城市的彩灯五光十色,把原本黑漆漆的夜晚渲染得光彩熠熠。喻文州刚洗完澡,安安静静地坐在家里的落到窗边,俯视着街道上车水马龙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少天,茫茫人海中,我怎么又遇到你了呢?

喻文州今年刚毕业,毕业一所好大学,再加上知书达礼文质彬彬,在g市这个“就业难”的城市,也很快找到一所实习公司。

今天早上喻文州第一天上班,就听说有个大学生一起来实习。喻文州走进办公室,那人刚好扭过头看他,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他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意气风发。他很想像很久以前那样喊句“少天”,可结果却是缄默着伸出手与黄少天相握。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夜渐渐静下来了, 在寂静的氛围中,耀眼的彩灯也开始黯淡下来。透过落地扇看到的点点流光,和着室内反射的橘色暖光,与很久以前他坐在列车里看到的如出一辙。

那时候列车穿行在那黑压压的夜色中,路边点点的光亮闪烁在染上了浓重墨色的黑之中,飞快地划过车窗。

“ 我的家乡, 晚上也是这样。散落在田间的路灯,很好看。 ”他对着身旁坐着的黄少天说,列车驶进隧道,连带着的风声都变小了,以至于黄少天把他剩下的话听得格外清楚,

“毕业旅行后带少天去那里玩吧。”  

可惜他们最终还没等到那时候便分开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初识是在高中,刚好高二时换位置成为了同桌,他们关系才渐渐变得热络起来。

刚成为同桌那会儿,喻文州侧过头看黄少天,总会对上他明亮的眼睛。对面那人也不急着把眼神撤回去,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等着喻文州开口。

 “少天,有事吗?”

“没事没事。我看不清黑板,所以抄你的笔记。”黄少天假装看着他的笔记,又转过头眯萋着眼睛看着黑板,喻文州笑了笑,把笔记往他那移了移,想到王杰希上次提起黄少天时说过,

“这人眼神特好。”

窗外骄阳正烈,洋洋洒洒地在地上撒下一片金黄,如同他眼里的明亮的光一样耀眼。春杪夏初,教室外的蝉就已按捺不住地开始叫嚣,扰得喻文州心头躁动。

他的这些小动作真是可爱有趣。

高中生活也就是那般,虽然每日重复着同样无趣的事,可似乎又不同,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妙闻,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心情。

缘分来得恰好,每次换位置时,都不约而同的选到了同桌,所以喻文州的校园生活中提到最多的字眼大概就是黄少天了。

记得有一次晨读,想到昨天晚上回家路上无聊,扯了几根校园操场旁边的野草,编了两个园环状的草环。

绿白相间的草编织在一起,末端打了一个小巧的结,圆圆的就像一个戒指。

喻文州拿起其中一个戴在无名指上,然后戳了戳旁边的黄少天,把另一个给他。

“喻文州,老实交代,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还送戒指来?”

“你怎么知道?”喻文州一边假装惊讶地说道,一边不动声色地牵过他的手把草环戴在他无名指上。

“看你那么贤惠,我就勉为其难娶了你!”黄少天被他略带浮夸的声音逗得笑了一声,又很快把话接下去。

他们各自在心里期盼着刚刚那几句话能成真,又自嘲异想天开,告诫自己那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韶华易逝,不知不觉中高考一天天近了,然后在紧张热烈的气氛中结束,想放松在高考那段时间紧绷的神经,毕业旅游大概是最佳的选择了。

因打赌赌输被王杰希奴役去买泡面的喻文州漫步在他们旅游的景点区中。夏日的夜空一片晴朗,点点繁星点缀在墨色的夜空中,斑斓闪耀的星光,夹裹着柔和而悦目的白色月光,翻涌着铺散成一片漫天流转的动人星空。

真好看啊,明天晚上带少天一起来看星星吧。喻文州这么想着,拐过一个拐角,就看到那个刚刚提及的熟悉的背影。

黄少天和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并肩走着,他们似乎在细细说着什么,夜间的晚风柔和的吹过,轻轻拂起那女生乌黑的长发。

“好浪漫哦!”喻文州听到那女生大喊到,声音飘飘荡荡地扩散在寂静的夜中,他辨认出那是班长的声音。

“真的很浪漫。”黄少天紧接着说到,年轻活力的声音似乎沾染了一丝幸福的韵味。

在美丽的夜空下,平日聒噪的蝉鸣都变得动人起来,散发着点点荧光的萤火虫在空中起起伏伏地飞舞。

气氛一度被这别致的景色渲染得很微妙,就像言情小说里特有的那种氛围。这时候偶尔路过的“路人”应该很自觉得走开,不要打扰了这绝佳的气氛,喻文州也就这样做了,他掉头走了反方向的路。

喻文州想起他曾经跟黄少天说去看极光的事,极光,大概会比这更好看更迷人吧。

可惜,他身边已经有别人站立。

他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上第一个联系人“a少天”,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

[祝幸福。]

之后他索性也就懒得去买泡面了。饿死王杰希算了,他想着,在寂静的夜色中独自一人闲逛,却不知自己的终点在哪。

就像迷途在十字口的孤鹰,感受着四面八方的气流,颓废地挥舞翅膀,兜兜转转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直到过了很久,手机传来一声短信铃声,他才停下,随意地找了张长椅坐下,拿出手机。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是黄少天发来的。

[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和班长了,很浪漫^_^] 最后一个颜表,他都搞不清楚到底是用来嘲讽黄少天的,还是用来嘲讽自己的。喻文州把短信发送出去后,便把手机关了机,靠在长椅上发呆望天。

直到困意涛涛,喻文州才起身向酒店走去。

第二天,他悄悄地发了一条说说,看了会儿觉得矫情又给删掉了。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或许是青春的任性,又或是微妙的骄傲,后来他们再没聊过天,打算任时光慢慢消融那本不该产生的隔阂。

从此分道扬镳, 各奔东西。

回忆到这喻文州不禁觉得好笑,如果那时候他们能好好聊聊,结局会不会改变?

不过现在也不迟,地球是圆的,他们又相遇了。

在公司时,他们表现的就像刚刚认识的同事一般,或许比普通同事还要更加疏离一点,黄少天总是和他保持着礼貌往来的态度,客客气气的让他无可奈何。

让喻文州一度怀疑黄少天是否真的不想理他了,终于有一天办公室的前辈们都看不下去了,连连说, “朋友之间这样会有隔阂的。”

 “还好啦。我和少天或许比较习惯这样朋友间的相处吧。循序渐进。”喻文州很自然的接话,黄少天却是有点犹犹豫豫地向喻文州开口,

“我们算朋友吧……?!”

“当然啦!”喻文州拍拍他肩膀,回答得很斩钉截铁,对他笑了笑。

“哦!那这是个好的开端!”

那确实是个很好的开端,像夜雪初霁,云开雾散,几年来的芥蒂与隔阂终于开始慢慢融化。

公司最近接了个大项目,连带着员工工作量变大,只好留在公司加班。陆陆续续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他们还坐在电脑前。

喻文州起身出去,过了一会儿才回来,手里多了两个塑料袋,他把其中一个放在喻文州桌上,“少天,给。”

“啊?谢谢啊,麻烦你了……”黄少天有点不知所措地说到,接过袋子后发现里面是包寿司和一杯奶茶,温暖的热度传递到指尖,“这个寿司真是挺眼熟的,以前上学的时候学校超市卖的和这种很像啊!”

“嗯,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喜欢这个口味。”

空气突然安静了,连带着时间也仿佛停滞下来,他们俩都沉默着不说话,只听见键盘“啪嗒啪嗒”的敲击声。

夜渐渐深了,黄少天似乎已经把工作解决完毕,他起身整理东西,提着包离开。而在经过喻文州位置时,留下微乎甚微的一句,

“喜欢.”

接着是重重的关门声。

每天兢兢业业的工作,让他们的实习很快结束转正。同事们喊着去请客庆祝,他们坳不过,只得找了家附近的酒吧庆祝庆祝。

酒吧的灯光斑斓闪烁,晦涩的音乐低低沉沉地飘荡着,喻文州喝了几杯果酒,看着灯光照耀下的黄少天,心中一片悸动,

“少天。”

喻文州喊到,他突然想起一句不知道哪里看到的话,

时光不旧,只是落满尘埃。

然后他笑了笑,轻轻擦掉落在时光上的灰尘,把曾经跌落的爱情拾捡回来,连同那个保存了很久未曾丢弃的小草环一起,挂在装饰酒杯的小伞上,然后摆到黄少天面前。

“你看看它。”

“这个你还留着吗?”

那份曾经因误会和任性沾染上尘埃的爱情,你还留着吗?

喻文州难得声音颤抖了一下,连带着心中的忐忑和不安,问道。

对面的人没说话,只是从钱包里翻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拍在桌上。

存放太久的草已经泛黄,干燥而轻巧,似乎一阵风便可以吹散。可它似乎又是那么的坚强,毕竟,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喻文州牵过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拿着小草环,低头为他戴上。

 “真好啊。就像娶了少天一样。”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一如几年前他为少年带上草环时,少年眼中闪烁的凶光,令人搁浅窒息。

END.

【黄喻】我和我哥和我哥老公


*2017喻文州生贺!老公生日快乐!
*私设有,ooc有
*完完全全的意识流,轻喷!

01
我哥叫喻文州,就是那个你们口中帅破天际苏裂苍穹的成天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蓝雨队长。

照这个人物设定他应该是个暖男,对他妹妹应该是很温柔的。比如对我撒娇要买件衣服的回复应该是:轻轻摸着我的头,满眼柔情地说:“银行卡拿去,密码是你生日,喜欢什么买就好了。” 

然而现实是这条咸鱼正瘫在沙发上玩手机,随便用一句“卡在少天那”打发我。

喂喂喂!你的霸道总裁设定呢?你可爱的妹妹好不容易撒次娇!给点反应啊!虽然最后我还是买到了那件衣服。

黄:娘家人我不敢得罪啊!

02
正是炎炎酷暑,我本来是打算来g市旅游的,后来才发现在火辣辣的阳光注视下,啥景点都不如我哥家里的空调房来得实在,于是我成天待着我哥家,打算做一条死鱼。

结果我这才住进他们家第三天,黄少天就忍不住来找我了。“妹啊,你有没有想去的景点?我帮你订票找旅游团啊,整天宅在家多不好你说是不是?”

在我花一秒钟思考完黄少天为什么要赶我出去后,你们可以出去开房搞啊…绝对没人打扰。我暗自吐槽,然后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黄少你想对我哥做啥就做,我晚上睡得挺死的。”

黄少天对我眨巴眨巴眼睛,一眼的goodjob!我安详回了他个you're welcome。

03
他们出柜是在中秋节那天,我哥带着黄少回家了。

我爸开了门,看见我哥旁边的黄少天,问到,“文州这位是谁?看着好眼熟啊。”

“老头子,那是少天,蓝雨的副队长,文州的搭档,叫你平时多看电视,多看报纸,就是不听……”我妈絮絮叨叨地从厨房走出来。

进门时我哥牵着黄少的手,两人另一只手提着礼物, 我看着这幕,一股子我哥带着丈夫回家的意味,但父母却丝毫没有芥蒂甚至注意到他俩的手。

因为,他们的思想里大概没有同性恋这个意识。

在餐桌上父母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点震惊和懵逼,紧接着就是瓷碗摔破的声音。

“喻文州你说什么?”

“爸,妈,我喜欢少天,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他现在是我男朋友。”他们的手在餐桌下紧紧相扣,即使颤抖却依旧紧握。

我爸抄起筷子就朝哥打去,最后却是打在黄少天手臂上。

“爸,冷静点,先坐下来,别动手。”我连忙起身劝父亲停下。

04
最后晚饭当然是没吃成,妈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一会儿点开百度一会儿点开知乎 ,输入的关键词无非便是那几个 ,她的手颤颤巍巍,打错好几个字。

爸在旁边看着他们,连呼吸都带着气愤和难以置信。

当晚他们还是被我爸赶出去了。

“如果我爸妈实在不同意你们两个,那你就带着我哥走吧,我会替他把该尽的孝尽到。” 我把黄少天拉到一边,“不过你得答应我,要和他好好在一起。”

“放心吧,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让他幸福的。”他说的语调得很轻,而说出的那承诺却信誓旦旦,重如泰山。

05
我哥和爸的关系急速恶化,或许应该说我爸对他的态度急速恶化,连“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都说出来了。

而后来的后来,时间把所有的东西都淡化了,可唯独他们之间的爱情依旧火热。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交谈,他们双方的父母终于松了口,同意我哥和黄少在一起。

06
我没事喜欢打开论坛,看到那些对他们的讽刺讥笑总不免感到气愤无奈,有次手放在键盘上刚想打字回击,却突然发现文州在身后,急急忙忙想关掉页面,可手速怎么赶得上他的眼力,终归还是被他看到了。

“没事,让他们说去吧。”他露出释怀的笑容,毫不在意。

07
他们这条路有太多流言蜚语和忐忑荆棘,愿他们相偕一生,幸福美满。


2015年的9月,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

和很多人一样,最开始有好感的是一帆,接着是少天,直到我看见了你,“这人怎么帅!”

后来渐渐的我发现我最喜欢的是你。

大概是一种润物无声的爱,不知不觉地你就走进了我的心中,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看全职的时候遇到你出场的情节,都是要看个两三遍才愿意翻页,时不时看你的出场整理,每次都激动啥在床上打滚。

你怎么这么好啊!

对啊,你怎么这么好啊!我自己也在问我自己,最后的结果就是,

他就是这么好啊!

似乎每天我都在想你,想你在不同世界的不同样子,
或许是校园中你坐在图书馆看书,逆光的侧颜上温文尔雅的笑容。
或许是蓝溪阁上,黑色的长发落在你带着碎碎蓝色的白衣上。
或许是身着黑色长袍的你,指尖捻起灭神的诅咒,落下一个六星芒阵。

而我最爱的却是执着于荣耀的你,电脑前专注认真的深情。

你的眼底是透彻平淡的深潭,
捧起奖杯时手中是最温暖的炙热。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因为爱你连带着我似乎对广州都情有独钟起来。

也是因为你,进入了全职这个圈子,开始写文,认识了许多同样爱你的人,看到了许多许多优秀的大大。

“因为你  面对所有不足

都只用心弥补

从来不曾有丝毫退缩服输

因为你 不放弃的付出

勾勒出了夏日的最初

并肩而战的脚步 同进共退的脚步

是你教会我们义无反顾”

                              一一《夏日的天空》

已经第二次陪你过生日了,在群里倒数0点时竟然莫名激动得有点不像话,

最后,

“文州,生日快乐.”

                                                        2017.2.10     2:10
                                                                        婷立蓝阁

我总觉得,同人文中其他故事背景生离死别再虐也好,总也虐不过原著退役二字。

【双鬼/策爷生贺】我有一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2016.12.22吴羽策生贺(双鬼48h活动,10:00)

cp:双鬼,原著向,bug多【拉低质量之作…】

by婷立蓝阁


“抱歉,我拒绝。”

吴羽策站在经理办公桌前,手紧紧地握着口袋里的账号卡,他颦着眉头,眼神坚定而平静,深邃得像潭湖水,一丝丝波纹掠过,又很快地归于平静。

“小吴啊,何必呢……”经理无奈地叹口气,试图继续说服他。

“我拒绝。”

他再一次重复这句说过十几遍的话。

吴羽策从经理办公室出来, 正午日光温暖地照耀着,他的心情却不如阳光明媚。不得不承认,他刚刚犹豫了一下,虽然很快又坚定了信念。他的手还紧紧攥着账号卡,好一会儿,才慢慢松开,看了看时间,到了饭点,便朝着食堂走去吃午饭。

或多或少总有几个人看着他,讨论这个和战队作对的“鬼剑士”。吴羽策自动过滤掉那些毫无营养的议论,端着餐盘找到一个角落坐下。

一个人影突然落到他面前,是李轩。他刚一坐下来,没和吴羽策打招呼,直接问道,“晚上有时间么?来切磋切磋?晚上8点怎么样?”

还没得到吴羽策回复是否同意pk,李轩就把时间定好了,很显然,他十分确信吴羽策会同意。

果不其然,吴羽策只是皱了皱眉,“好。”

手上的汗顺着飞舞的指尖淌下,吴羽策紧紧盯着屏幕, 绚烂纷杂的鬼阵交错混杂着,斑驳的刀锋交织成影,令人眼花缭乱。

又是一次刀剑相搏,所剩不多的血条终于被清空,屏幕暗淡下来,吴羽策暗自思忖着他们的胜负场数,9:11。

时针的指针从九点慢慢向10靠近,吴羽策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再一次点击邀请对方入战,却被李轩拒绝。

“差不多了吧,挺晚了,不打了。”李轩揉了揉有点酸痛的手指。

吴羽策往座位靠背一靠,柔软的靠背往下凹去,他刚刚打着打着就开始打得有点抽疯了,像是在发泄一样打完了十多盘,刚刚还不觉得怎么样,现在一停下来手指就开始酸痛起来。

“吴羽策,你为什么不肯换职业呢?”李轩突然抬头盯着他。

吴羽策愣了下,被他盯得有点心里有点发毛,他的目光好像能看透自己一样,像把剑一样穿过。

“喜欢,不想换。”吴羽策也没细想他是随口问问还是俱乐部派来的“说客”,就坦荡荡地回复了一句。

“那你想当职业选手吗?”

“想。”谁不想当职业选手?在这片战场上拼搏,夺取属于自己的荣耀,吴羽策当然想,不想他也不会来虚空了。

“那看来你是想当个玩鬼剑的职业选手了。”李轩总算把目光从吴羽策身上移开。

“废话…”吴羽策在心里白了他一眼,表面上却毫无波澜。

“诶,走吧,现在真的挺晚了,”李轩起身,“我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

“去哪?”

“走吧走吧,去了就知道了!”

最后吴羽策被李轩拉到俱乐部后头的一块空草地上,杂七杂八的野草形形色色地铺在地上,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片极其平常的草地,却被李轩搞得多神秘似的。

李轩找了块稍稍平整的地方,拉扯拉扯地上的草,然后躺了下去。吴羽策看了看他,干脆也懒得扯草,就直接躺在他旁边。

躺下后吴羽策总算知道这片草地的神秘之处了,他眼前正对着遥远的夜空,夜色一直延伸到最远处,把天地间所有的建筑笼罩,远处稀稀疏疏的灯火比起星罗棋布的星光,黯淡无光。

“你知道我干嘛要来打荣耀当职业选手吗?”李轩望着天,问到。

吴羽策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最开始我玩荣耀,只是抱着娱乐性质对待他的,后来我对它越来越痴迷,甚至逃课去网吧,结果自然是被老师父母抓到了。”

“我当时的学习成绩不算好,但也不算差,大概是中游的感觉。本来被训一顿下次改过这事也就过去了,我就可以继续学习,平平庸庸地走过以后的路。”

“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发热,跟他们说,我要去打游戏,做职业选手那种。”

“自然是被他们又骂又打,还说要把我逐出家门,可我依旧坚持要来虚空训练营。然后我和父母僵持了好几个星期,期间我也想放弃来着。”

“后来也是在一个夜晚,也是这样的夜空。好多好多的星星在夜空发光,我想,我大概就是那些星星中的一粒,荣耀就是这片夜空,如果我不在这片战场,那么我大概毫无意义,因为,荣耀是我的梦。 ”

“ 而那些星星中,有些亮得耀眼,有些黯淡无光,甚至难以被人发现。如果到了这片夜空,我大概只是黯淡的一颗,可那又如何,我依旧是在发光啊!”

“所以我不想放弃,我不想离开这个唯一可以发光的地方。”

“哪怕那光芒只有一点点。”

“ 我觉得,我可以委屈一下我自己,但我不想委屈我的梦。 ”

终有一天,我也能变成这满天繁星中的一粒,哪怕它的光芒黯淡。

“所以,”李轩顿了顿,“我希望你也能朝着自己的梦走下去。”

天边远处的星辰绵延不绝闪烁着,流光满溢,放射着微弱又温暖的光芒,穿过无尽地宇宙,倒映在他坚定温和的眼眸里,熠熠生辉。

吴羽策转头看着他,眉头舒展开来,轻松地笑了笑,像是卸掉了之前所有的包袱,他轻声而郑重地说得,

“嗯,我会的。”

“我有一件礼物想呈现给你,

那是在孤独难耐的夜晚,

依然会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

END.

大抵每个人都会有茫然无助的时候,但或许一句话,一片繁星点点的夜空,就能让我们从茫然中出来,坚信到底,向前迈进。

我一直想,或许比起夜空中最闪耀的星辰,他们渺小微弱,但他们依旧散发着独特而温暖的光芒,属于他们的光芒。

这些黯淡的配角和熠熠生辉的主角,正是因为它们都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才会有这幕浩瀚的,繁星满布的美丽夜空,这也就是荣耀的魅力,《全职高手》的魅力。





写着写着炖起鸡汤来了……(还难喝得要死…),对不起组织(背着荆条)

【全职/论坛体】论字幕君,计数君的离奇死亡[荣耀up主系列]

*感谢秋木晋篱巨巨的催更,比哈特~
*b站up主梗,荣耀是款游戏,大家都是普通玩家设定

可看可不看的设定

1L(楼主)
烦烦发布解说视频了,你们说这次的字幕要几天可以搞定!?

2L
301:三小时
其他人:一辈子

3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二楼简直精辟!话说系不系忘了我索大咩?索克也是精通烦烦语的高手啊!

4
索大忙着录歌,没时间帮你们翻译字幕!话说……今天索大依旧没更新_(:з」∠)_

5
索大没更新的第一天……想他

6
索大没更新的第二天……想他

7
索大没更新的第三天……想他

8
索大没更新的第n天……想打他

9
不准打我老公!!算了……打吧,他今天还没更新。

10
我仿佛看到了索粉们深深的怨念,熏疼你们,每日话题:索大今天更新了吗?(~ ̄△ ̄)~

11
不不不,每日话题应该是这个:索大今天被打了么

12
喂喂喂!别跑题啊!敲小黑板!

13
所以说有人能告诉我301是什么么qwq小萌新安静看着

14
介绍放着我来!!作为一个301粉,让我来好好介绍介绍(吹吹)我301!

301,是一个字幕组,平时主要在b站上传视频。组长风景杀主修韩日俄语,fans们通常都叫杀哥~也有叫杀殿下的~(虽然听起来好像有点中二?)副组长潮汐主修英法德语!来自海外是华裔留学生!rnb!特别nb!(精通三门语言啊!也有很多不精通但熟练的语言啊!我就问!牛不牛逼?牛不牛逼?)

301可以说是b站最良心的字幕组啦!效率高!翻译好!组员帅(雾)!

ps:有时候还会恶意卖萌啊!!real萌啊!!

最后,吃我风景杀x潮汐安利啊!中西合璧!炒鸡带感啊!

15
事实上301主要是翻译视频,很少会在视频里用弹幕充当野生字幕君来着。

16
表示我烦语速和口胡能力一般人招架不来,所以才招来了301(๑¯ω¯๑)

17
字幕君:说得好,我选择死亡

18
作为一个烦烦粉,表示每次看游戏直播,游戏解说时,内心都是复杂的…妈呀好烦!可是声音真的好苏qwq内心饱受煎熬,在是否点开上难以抉择。

19
作为一个烦粉,烦烦再烦我也要把他的视频看完!每次都是→→自己点开的视频,聋了也要看完qwq

20
所以说不是很懂蓝雨,好好唱歌不行么?没事就不务正业=_=

21
哦豁,可以的,楼上药粉吧?我家烦烦出个游戏视频咋啦?吃你家大米啦?知不知道烦烦出视频的时候飞刀剑还在东北玩泥巴?

22
楼上你很强势啊,扯我微草干啥?谁告诉你L是微草粉?这锅盖得也是可以。

23
说烦烦不务正业的,你们是不是忘了上个月发舞蹈视频的是谁?飞刀剑才是不务正业好么?

24
wc!楼上有没有脸!如果不是你家夜雨说飞刀剑除了打游戏不会干其他的,我家飞飞吃饱了撑的才去跳舞!!跳了舞说飞总不务正业,不跳又说飞总不会干其他的!你们庙粉也是6666

25(楼主)
……

26(楼主)
……我才走了几分钟楼又歪了!!(╯°A°)╯︵○○庙药要撕逼滚去专楼撕啊!!来这干啥?

27
每日话题:庙药今天撕逼了么?

28
撕了

29
2L已经用准确具体的描述回答了楼主的问题【安详喝茶】

30
说到烦烦的字幕君,我莫名想到了百花的计数君……

31
别提……

32
作为一个计数君,看到百花缭乱就开始瑟瑟发抖了qwq

33
百花缭乱,在枪声鬼畜方面具有极高造诣,是b站当代伟大的鬼畜区领头人物!擅长秘籍——禁忌!n重存在.习惯于对计数君进行惨无人道的团灭摧残!许多经典视频是新手计数君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被称为“计数君十级考核”……
                      ——摘自《b站up主拣屎(划掉)简史》

34
楼上给你82分,剩下18分以666形式发出!可以的,这段介绍强势极了。

35
强势的不是我,是百花缭乱【手动再见】

36
虽然百花被称为计数君的大魔头,但做出来的视频真心燃死了!!

37
对对对!灰常带感!

38
别说了…你们永远不懂计数君在百花面前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

39
那一天,计数君终于回想起曾经一度被百花缭乱支配的恐怖!

40

END.

本来想带生灵灭玩来着,设定是科技区大佬,但我不太了解科技区,就没写。
看着这篇短小的论坛体,安祥╭( ̄▽ ̄)╮
同系列可戳标签tag  荣耀up主  ↓↓↓

【王黄喻】如喻春风(3)

*黄喻+王喻,非np
*古风向,常有现代用语穿越,逻辑啥的别在意
*单纯手痒想开车(小破车),别在意剧情,结尾烂

发完这个烂尾我就顶锅盖逃跑!!!


第一章~

第二章~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刚睁开眼,朦朦胧胧的眼眸对上刚走进来的黄少天。黄少天看着他露出的肌肤上还未消退的吻痕,眉头皱得更深了,“文州!解释!为什么来微草也好,昨天和王杰希发生了什么也好,你告诉我为什么!明明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我没做错什么,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喻文州转身过去背对着黄少天,“不是我变了,是你变了。”

“我哪变了!我一直都很爱你。文州,别闹了,跟我回蓝雨!”黄少天微微倾着身子想低头去问他,却突然被他反手推开,

“少天,我实在受不了你天天管着我,这和囚禁没什么区别。”半响他又接着说到,“抱歉,我受够了,我觉得我们都需要静一静。”

“我…”

“出去。”

黄少天呆愣愣地走出寝室,蔫得像正午烈日下缺水的花一般,王杰希嘲笑道:“呵呵,堂堂一个国君,被一个丞相赶了出来。”

“王杰希!你对文州做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你还是自己去外头冷静冷静再说吧。”被喻文州赶出去一次的黄少天又经历了第二次惨无人道的驱逐。



王杰希走进房间,敲了下门,“我进来了。”

“嗯。”喻文州拉了拉被子,侧过身看着他,“你是想问少天的事么?”

“没有,我一直都清楚,我只是个插足者,你们只是感情不合而已,你还是喜欢黄少天的。”王杰希眼神出乎意料的平静,“尽管如此,你能来微草,我还是很高兴。”

“杰希,我……”喻文州微微坐起来靠近他,笑了笑,”如果一个人同时喜欢两个人,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啊?”王杰希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瞳孔里满是抑制不住的欣喜,他把唇凑到他嘴边蜻蜓点水般碰了下,“不奇怪,而且我很开心。”

新春佳节那会儿,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处于感情冲突时期,借着外访的名义打算去别国散散心。夜里心烦意乱得喝了酒后,跌跌撞撞地在花园里兜兜转转地转悠,然后就跌进那人怀里。

或许对于他们来说,彼此像是天降而至的大礼。



被赶出来的黄少天坐在花园小长椅上,折弄着旁边的花木,开始思考人生。他们开始疏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去年冬日,有日他去喻府,却看见喻文州正在和一个女子在庭院里喝茶聊天,喻文州笑意盈盈的面容让他莫名想发火。那女子被黄少天一个“有要事和喻丞相谈”给打发后,他就火急火燎地拉着喻文州到房里,扯开衣服就开始干,一直干到喻文州喊得声音沙哑,泛红的躯体上全是他留下的痕迹。

屋外满天飞雪纷纷扬扬地飘着,屋内却是干得天雷地火,热火朝天。

从那天开始,黄少天就开始变得紧张,生怕他跑掉一般,开始限制他的活动,用无形的枷锁,想着把喻文州栓在自己身边。常常拉着喻文州去皇宫,时不时地跑到喻府和他来一炮。

可越是束缚,喻文州就越是想逃离。从最开始,喻文州就没有错,错的一直是自己,如果他不那么神经兮兮,最后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文州,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我不派人跟着你了,也不天天拉你来皇宫,你想怎样就怎样,什么事都由你做主,我知道错了,以后你和别的女人喝茶聊天……只要不太过分,我也不追究了,总之你原谅我好不好?”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和语言组织后,黄少天还是忍不住跑来找喻文州,啰哩巴嗦说了一大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尽是不安和紧张。

喻文州有点好笑,他把黄少天拉过来,“少天,我说过我一直都没变,一直和以前一样,”嘴凑到黄少天耳边,温热的鼻息水气滢滢地喷在他耳蜗,“一直爱你。”

“文州,我也是,我不仅一直爱你,还会永远爱你!”黄少天凑过去,咬了咬他颈脖,用自己的吻痕覆盖住昨晚王杰希留下的痕迹,“那咱们什么时候回蓝雨?每次看到王杰希我就…”

“那么早回去蓝雨干嘛?我想在微草多呆几天来着。”喻文州看着他这些幼稚的举动,“少天讨厌杰希么?可我喜欢他呀。”

“哈!?文州…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喜欢我么?怎么和那个大小眼扯上关系了!”

“不可以同时喜欢两个人么?杰希都不介意呢。”

“我…他……”黄少天几乎说不出话来,在脑子里理了好久,才继续开口,“那以后你是呆在蓝雨还是微草?还是…两边来回跑?”

“看心情咯,大概是两边轮流走动吧。呆在蓝雨和微草的时间不会相差太多的。”

“哦,可是我还是……”

“少天之前不是说都听我的么?现在想反悔?”

“没没没!听你的,都听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了……”

“谢谢少天理解,”喻文州扯了扯被子,打了个哈欠,“我再休息会儿。”

“好,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黄少天从喻文州房里出来,有点自嘲地感叹道,“唉,我们这两个皇帝当得也是够失败的,别人都是后宫三千佳丽随便翻牌子,我们却是等着被人 “翻牌子”。 ”

“别的皇帝后宫里头可没有文州。”王杰希安然不动地坐在桌前查阅奏折,安祥地说着。

“说得也是哦,诶,在看什么呢?”

“奏折,你别凑过来,国家机密!…你什么时候回蓝雨?”

“蓝雨的话过几天吧。看看会怎么样啊,怕什么啊,王杰希你怎么这么小气呢……”

清晨的阳光正暖,外头黄少天和王杰希依旧吵吵闹闹,喻文州拢了拢被子,脸上和煦的笑容,如浴春风。

END.
maya…磨来磨去总算混到end了【bushi】

其实本文讲的就是黄喻出现了感情问题,然后刚好王杰希过来捡了个漏……最后愉快地三人行了

感谢看完这篇【烂得连作者都不敢看第二遍】的文,以后大概会有3p番外,不过得等文州生日来了,毕竟这里一只苦逼三党。

【王黄喻】如喻春风(2)

*黄喻+王喻,非np
*古风向,常有现代用语穿越,逻辑啥的别在意
*单纯手痒想开车(小破车),别在意剧情,结尾烂

♥本章王喻h♥


上一章看这里~


“阿轩,你觉得文州和王杰希通信是因为什么事?”黄少天摆弄着桌上的棋子,看着对面懒洋洋的郑轩,问道,“一个月前王杰希还来找过我。”

“我哪知道?压力山大啊,”郑轩看着棋盘上被包围的黑子,“我输了,我先走了啊!”

“你敢!陪我下盘棋都不肯,来来来下象棋不下围棋了。”黄少天让人撤了围棋,又摆好象棋盘,“早知道春节时不让文州去微草了!我觉得有点方,仿佛有大事要发生。”



一个月前,王杰希曾造访蓝雨议事,“素问蓝雨人才济济,丞相谋士个个都学富五车,不知可否借一人招来微草相用?”

“好说好说,我们两国交好多年,一个人而已,想要哪位尽管开口。”

“贵国新春之时来访的使者,喻丞相。”王杰希听黄少天如此爽快,便不再绕弯子,却未曾想黄少天果断地拒绝了,“文州不行,丞相的话本国宋晓宋丞相可以给你,他遇大事临危不惧,冷静理智,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喻丞相对蓝雨非常重要,恕我无法答应你。”

王杰希见黄少天如此果断,只好作罢,会议最终不欢而散。


傍晚的余辉洒落在庭园,黄少天刚想出宫去喻府找喻文州,就收到传来的消息,喻文州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文州去哪了?你们为什么不拦着?”黄少天有点火大,一连甩了好几个问题,吓得报告的侍卫结结巴巴地回道,

“大致是下午走的,现在已经出了都郡,朝着北方去的……大概是去微草。喻丞相拿着金牌,袖里还藏着短刀,我们怕伤了丞相……不敢拦…”

那金牌确实是黄少天给的,但未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喻文州到微草时已经是隔天晚上,准确来说是到达微草皇宫,喻文州一下马车就被王杰希牵着手拉进了寝宫,寝宫里的温度刚刚适合人体温度,一排排烛火照亮了整个殿堂,王杰希坐在最里中间的龙椅上,手环着喻文州的腰,勾着他的下巴和他接吻。

简书走起~

王杰希抱他去浴池洗好身子后,把静静睡着的喻文州抱上床盖好被子,才轻声离去。

“什么事?”王杰希看着殿外等候多时的侍卫,问道。

“禀皇上,蓝雨派来信使,明早蓝雨国主将来访微草,约莫卯时到达。”

“卯时?那时候是上朝时间,安排他去偏房等着吧,有什么事等朕下朝再说。”

“这…恐怕不妥吧?”确实,别国皇帝造访,不大摆筵席不说,反而是直接丢掉一旁让人家等着,怎么也不符礼节。

“呵,黄少天突然来访,没直接赶出去就不错了。切记,别让他进朕的寝宫。”

“是…”

微草皇宫金碧辉煌,墙壁上刻着许多稀奇古怪的壁画,黄少天却无心顾暇,他几乎是被“赶”去偏殿的,

“王杰希人呢?让他出来见我!没什么盛大欢迎仪式就算了,连人都见不到!这就是你们微草的待客之道么?老祖宗留下的礼节都被你们吃了?………”

“圣上他…在上早朝,劳烦在此稍等片刻。”

“等个毛啊!算了算了不找他了,昨天你们微草是不是有人来了?我国丞相喻文州,他现在在哪?赶紧带我去见他,文州要是出了什么事朕分分钟带人踏平你们微草! ”

“这个…在下不知。圣上稍后即到,若无它事,在下告退!”黄少天长枪短炮一个劲地说着话,接待大臣小心翼翼地回答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小命就没了,赶紧就扯了句话就想着离开,谁料黄少天又突然叫住了他,吓得大臣手心直冒汗,生怕黄少天又问些不好回答的问题。

“等等!”

“还…还有何事?”

“朕饿了,你去准备些茶点来。”

“……哦。”

黄少天在经历自我感觉十分漫长的等待后,总算有人过来把他领去找王杰希,一踏进殿门黄少天就看见王杰希坐在龙椅上,一副悠闲自在地喝茶。

“王杰希!你们微草就是这样待客的?文州呢?你用了什么妖法把他拐来的?快交出来!”

里间寝室里喻文州躺在床上,厅堂里熟悉的吵闹声刚好把他吵醒,他迷迷糊糊地问了句,“嗯?杰希……”

软软糯糯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殿堂里的二人听清。黄少天最先意识到,这是文州的声音,然后发觉这声音从哪儿传来的后,面色瞬间变了,他恶狠狠地瞪了王杰希一眼,被瞪那人却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定喝茶。

“王杰希!你个混账!”黄少天骂完,疾步走进寝室去。

tbc.

王杰希:我爱喝茶,喝茶使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