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王黄喻】如喻春风(1)

[如果没有迪迪催更(好像也算不上催更…)这篇大概要寒假见了Orz]

*黄喻+王喻,非np
*古风向,常有现代用语穿越,逻辑啥的别在意
*单纯手痒想开车(小破车),情节乱,结尾烂

♥本章黄喻h,无杰希戏份,下药注意♥


夜晚,皇宫里安静得只听见禁卫军巡逻时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飘荡在偌大的皇宫里。烛台的火光被从窗台吹来的晚风打得摇摇晃晃,几乎快要熄灭时,又倏然燃起。

喻文州静静地坐在床上,眼底却像潭浊水般黯淡无光,看着手里拿着的书籍旧得泛黄——在旁边书柜上翻到的,似乎在思考什么。急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维,喻文州抬起头看了眼走进来的人,把书放到一旁,淡淡地打了声招呼,“陛下.”

黄少天刚处理好奏折,就急匆匆走近寝室找喻文州,却只得到一个冷淡的招呼,虽然心里挺不舒服的但却没说什么,毕竟喻文州这份冷漠的态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走过去抱住他,急不可耐地把唇贴近去触碰他柔软的唇瓣,喻文州呜咽着被迫接受这个粗暴的吻,舌撬开他的牙关狠命地往他口腔钻,一点点地舔舐着他口腔的每一处。

简书走起~


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清晨的日光一点点布满皇城,日晷上的针影一点点移动。黄少天下完早朝回来,喻文州已经不在了。

“喻丞相呢?”

“皇上,喻丞相回府了。”

黄少天悻悻地叹了口气,不同于漆黑的晚间只有淡淡的烛火,初晨的光线透过窗户照亮了屋子,眼神撇到了床边的书籍,略潦草的字迹歪歪扭扭地写在泛黄的纸张上。尽管字迹几乎一样,可黄少天依旧分得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自己的。

这本书籍是黄少天还是太子时被太子傅罚抄书时留下的,那时黄少天皮得很,爱在课堂上嬉戏打闹,没事总被罚着抄书,喻文州同黄少天是好友,没事便模仿着他的字迹帮忙一起抄。

黄少天把书籍放回书柜,想起来以前的那段时光,那段喻文州对他并不冷淡的那段时光。

喻文州是太子傅的子嗣,从小跟在黄少天身边,和他一起读书习武。他们一起看过日出冉冉升起的云兴霞蔚,一起欣赏日落西山的瑰丽晚霞,一起偷偷泡出宫去游玩嬉戏,然后被发现一起受罚,仿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开始对喻文州产生不可言说的感情,当时他还只是个太子,要被父皇知道自己是个断袖,或许自己只是被骂一顿,可喻文州不一样,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人,会被父皇冠以祸害缘由而被牵连,便只好把这份爱藏在心里。

“唉,文州…跟你说个事,你答应我好么?”

“太子有事说就好了,我听着呢。”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太子叫我名字啦,嗯…你答应我,在我登基之前,不准喜欢别人,更不准和别人成婚,好么?”

“好,我听少天的。”喻文州看着他浅浅地笑了,眼眸里尽是清澈的光亮,大抵那时候喻文州是喜欢自己的,也确实信守着诺言,一直到黄少天登基都守身如玉。

新皇继位,炉鼎吐出缕缕香烟,远处传来金钟的声响清脆,在空气中荡漾。黄少天高高地站在辉煌的殿堂,睥睨着朝堂上文武百官叩拜,心底不禁开始泛滥荡漾,埋藏许久的爱彻底开始肆虐,文州,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文州,我喜欢你,以前我只是太子不敢说,现在总算能说了,和我在一起好不好?”黄少天坐在静谧的花园亭台,对坐在对面喻文州说道,然后,他看见他眼眸里闪现的欣喜,和煦的笑容如浴春风。

下一刻,喻文州温热的唇就覆了上来,最后的结果就是静谧的花园里飘荡着细碎的呻吟。

那时的喻文州和现在,宛如两人,黄少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喻文州对他变得有些冷淡,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喻府里,仆役们各自忙着处理手头的事物,黄少天披着常服悄悄从后门进来,问了仆婢喻文州的位置,就朝着喻文州卧房走去,守在门口的小婢女看见黄少天过来,鞠躬行礼,下意识地伸手拦在门口,有些颤颤巍巍地低声说着,“皇上,丞相…说,不许任何人进去……”

黄少天本想直接推开她进去,但思忖了下又把抬起的手放下,试着询问道“文州?”

“陛下?能先去大厅等我么?”喻文州在房里有些疲惫地说着,“嘭——”屋里突然传来瓷器掉落破碎的声音。

“文州?怎么了?没事吧?”黄少天有点担心,不等喻文州回答就推开门进去,喻文州安安稳稳地坐在饭桌前,地上散落着瓷碗的碎片和狼藉的饭菜,“没事…饭菜撒了而已。”黄少天在他对面坐下,气氛有点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

“还没吃早膳?”“没胃口。”

“饭菜不合口吗?叫膳房重新做就好了,饭还是要吃的,不然得病了就不好了是吧…文州你今天早上怎么回喻府了?”

“我不想呆在皇宫,还不可以回来么?”本是无礼至极的言语,在喻文州带着倦态软弱的语气中却表现得像无奈与委屈,喻文州起身往床铺走去,“陛下我累了,想好好休息,您先回去吧。”

“文州你别赶我走!你就那么讨厌我么?”黄少天跳起来突然从喻文州身后搂住他,下巴抵在他肩上,手环着喻文州的腰,越发有向下摸的趋势。

“昨晚才刚做过,”喻文州拍开黄少天不安分的手,“陛下,我现在很累,我想休息。”

“好吧…我,”黄少天松开他,欲言又止,“你好好休息。”



tbc.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