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双鬼】论演戏的重要性(内容和题目并没有什么关系)(点文)

 @夜墨 点的双鬼童话梗,咳,为什么现在才发请看我ID。

依旧莫名其妙,逻辑不通。【感觉要被夜墨打死啊。。。】


正文:


1.

银亮的电光像利剑般划过天空,隐隐地照亮远方绵延的地平线,却又在瞬息后湮灭在无尽的黑夜中。沉闷的雷声在抑郁的空气中扩散,豆大的雨点狠命地拍打着窗户,顺着窗户潺潺留下。

 

李轩正在享受他的晚餐——一只有点烤糊地鹿,上面抹了些带着玫瑰香的果酱。忽然,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李轩推开椅子,起身去开门。

 

湿漉的碎发粘腻在耳后,雨水顺着他的脸庞一滴滴流下,吸足水的外衣下垂紧贴着身体,“你好,打扰了”站在门外的人礼貌地说道,“外面下了暴雨,能否暂时让我在这歇息一会?”

 

李轩打量了他几眼,笑了笑,“进来吧,雨下得也是够大的,你衣服湿了吧,要不要先去洗澡换换衣服?”李轩伸手想帮他接过行李,那人却默默把箱子向自己身后移移,“嗯,请问浴室在哪。”

 

李轩看了看他,把伸出一半的手伸回来,也丝毫不见尴尬,“二楼左转第二间,架子上有干毛巾。”“谢谢。”

 

 

2.

刚刚他掩在身后的箱子被他一同带进了了浴室,静静地放在角落。外面暴雨还在肆虐,浴室里温热的水流冒着莹莹水汽,给人带来舒适轻松的暖意。

 

他从浴缸里出来,打开放在角落的箱子,里面放了些日常衣物,和一把火红的太刀。穿好衣服,他走下一楼。

 

李轩正在饭桌上与他的晚餐相处,原先整只的烤鹿被分到两个盘子里,“饿了么?虽然有点烤糊了,但还是不错的。”李轩举着叉子,朝他招招手。

 

“比起晚餐,”那人举了举换下来的湿衣服,“这些放哪?”李轩指了指旁边的火炉,“挂那吧,明早应该就能干了。”他把衣服挂好,走到餐桌旁,把一个袋子放到李轩面前,然后就坐到李轩对面。

 

李轩瞄了瞄袋子,里面装着许多闪闪发光的金币,“挺多的啊,歇个脚而已,不必了。”

 

“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今晚你就睡我房间吧。”李轩把那袋金币随手放到旁边柜子上,“二楼左转第……”

 

“不用了,我睡沙发或者打地铺。”那人拿着刀低着头把烤鹿上的果酱一点点抹平,拒接了李轩的好意。

 

“我也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啊,那些钱够租一晚上房间了,就这么决定了。”李轩笑了笑,“你好,我叫李轩。”

 

“吴羽策,那么叨扰了。”

 

 

3.

“这里是虚空森林么?”吴羽策停止低头摆弄那些抹不平的果酱,抬起头对上李轩的眼睛,问道。

 

“是啊,怎么了?”李轩有点狐疑地看着吴羽策,“话说我挺好奇你为什么来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

 

虚空森林位于荣耀大陆最南端,后方便是无尽的大海,也是荣耀大陆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之一,各种狼人诅咒,鬼怪传说满天飞,几乎让人觉得这里危险得难以步足。

 

“我……说说你吧,你为什么在这?我还以为这里不会有人居住。”吴羽策打量着这间木屋,说大倒也不算大,说小这屋子也是有两楼,各个设施也挺全的。

 

“我啊,我是猎人,这是父母留下的房子,大概每隔一周就去外头小镇卖卖猎物,买买用品。”李轩漫不经心地说着,指了指餐桌上被他们吃得七零八落的烤鹿,“这鹿就是我前几天打来的。”

 

“其实这森林也没他们传的那么恐怖,我住这挺久了也没见到什么妖魔鬼怪,不过偏僻是确实的。”李轩真挺想知道吴羽策来这森林干嘛,但先前问了一句果断被人家无视了,或许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要事吧。

 

 

4.

清晨的曙光穿过林梢照耀在积水上,发射出一片银光。吴羽策早早就起来了,整理好他的行李打算离开。

 

“中午或者晚上会回来么?虚空森林除了这里基本就没有其他人家了。”李轩才刚刚睡醒,撑着腰打了个哈欠。

 

“看情况吧…”吴羽策低头略做思考,“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有没有看到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嗯?奇怪的东西?比如什么?”李轩顿了顿,看着吴羽策有点狡黠地笑了笑,打着趣道,“你就挺奇怪的呀,一个人跑来这种人烟稀少的森林。”

 

“我是说那种鬼神妖怪,”吴羽策无视了他的开玩笑,“或者,狼人之类的。”

 

李轩愣了愣,又漫不经心地说道,“要是有那种东西,我早被杀死了吧。”

 

 

5.

吴羽策从木屋离开后,随意找了个附近的岩洞,打开他那个紫色的箱箧,小心地拿出那把太刀系在腰间,锋利的刀尖闪烁着火红的焰影。

 

吴羽策这次来虚空森林是因为一个听起来很扯但确实是真的的诅咒,每当公主满十八岁时,都莫名失踪,代代如此。

 

而每次现场都会留下狼的抓痕,国师说,那是虚空森林的狼人。

 

明年公主便要满十八岁,作为哥哥吴羽策决定去虚空森林讨伐狼人,在公主十八岁前杀了狼人。

 

只是吴羽策刚到森林,便遇上了暴雨,四处寻找地方避雨时正巧看见了李轩的木屋。

 

为了便于行动,吴羽策把箱箧掩藏在岩石后面,后便离去寻找狼人。

 

 

7.

夜晚,月牙静悄悄地挂在夜空,散发出淡淡的关辉。吴羽策敲开木屋的门,

 

“回来了?”李轩笑着开门,“晚饭刚刚做好。”

 

银光闪现,吴羽策倏然手持着太刀向李轩砍去,李轩吓得连往后退,伸手想要拿挂在墙上的猎枪,可来不及了,刀尖已经抵上了喉咙。

 

糟了,要完!

 

“抱歉,我有点怀疑你是狼人,试验而已。”未曾想吴羽策突然收回刀,插回刀鞘,然后把它丢到一旁示意安全,“诅咒闹得人心惶惶,我妹妹马上就十八了,我必须小心些,抱歉。”

 

人在最危机的时刻才会暴露无遗,若是狼人自然会选择现出利爪相迎,而猎人第一反应则是持枪对抗。

 

“虽然我一个住着确实有点怪,但我真是个猎人啊!”李轩松了口气,李轩捂着刚刚狂跳的心脏抱怨道,“吓死我了,我差点以为我要被砍死了。”

 

吴羽策满脸愧疚,看到厨房做好的晚饭,“实在抱歉,我…我们先去吃晚饭吧!”说着打算去厨房把晚餐端来,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有力的利爪把吴羽策紧紧锢住,他斜眼瞥见那人身后毛绒绒的尾巴,瞬间明了。身后人轻轻咬住他的耳垂,压低声线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吴羽策王子,吓完人就想跑?”

 

8.

最后,王子和狼人 幸福 的生活在一起了。

 

END.

 #论演技的重要性#

小彩蛋:【吴羽策被抱住时脑子里的弹幕】【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想到“套路”】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