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双鬼】木偶替

*题目莫名其妙……写得莫名其妙……
   
   
红绸交织,丝线缠绕,方方正正的小舞台上,绫罗宝饰装点的木偶配合着戏曲词调,惟妙惟肖地演示出一个又一个画面。舞台后,戏子一边掐着嗓门,唱着珠圆玉润的戏文;一边手缠着细线,一提一放中,操纵着木偶的一颦一动。
   
这个木偶叫鬼刻,一个用水曲柳木制成的木偶,木身纹路清晰蜿蜒,再美却比不上工匠巧妙绝伦的雕刻和色调匀称的彩绘,一袭绸绢素衣针脚密集整齐,显现出工匠精湛的技术。
   
鬼刻是被一个叫李轩的戏子创造出来的,一般戏子都有好几个木偶,但李轩的箱箧里却只有鬼刻这一个木偶。这个专一的戏子有点怪,他带着鬼刻走南闯北,唱戏无数,各色各样的曲子从他的嗓子里钻出,悠扬婉转,悦耳动听。他操作吴羽策的手好似带有魔力,让它的每一个动作都灵活多变。
   
他表演的曲子都是欢乐喜庆的,总是带给人们快乐和温馨,那些悲怆哀愁的爱情故事,仿佛是他表演曲目里的黑名单。
   
可当有时四周无人时,他却开始吟唱起令人伤心的曲目来,低沉沉的声调在空气中一圈圈地扩散,就像旷野中的鬼魂发出的呻吟与哀泣,模糊不清的戏词从他嘴里吐出,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倾吐。渐渐地,他眼角不禁泛起泪光,顺着脸颊轻轻滑落掉下,最后,那哀愁的曲调也逐渐沉淀在泪眼婆娑中。
   
鬼刻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他的大脑告诉他这叫伤心流泪。
   
作为一个木偶,鬼刻却带有思想和感情,他可以感受到喜悦,感受到感动,但他却无法体会伤心是什么感觉,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伤心应该很难受,鬼刻看着李轩,想着,为什么自己感受不到难过和痛苦?
   
随着戏曲的结束,一阵阵掌声也接踵而来,帷幕落下,观众也纷纷起身离去。李轩整理着道具,把鬼刻轻轻放好在旁边柜子上。一个小孩从边上偷偷跑到李轩身前,“哥哥,能不能教我木偶戏!木偶戏好有趣啊!”
   
“我走荡四方,居无定所,要学你应该找镇上的师傅”李轩摸摸他的头,笑了笑,“而且,我不收徒”
   
“不收徒弟怎么把手艺传承下去?哥哥你骗我!”
   
“好了,别在这闹了,”李轩从旁边随手找了个小玩意儿给他,“自己玩去,我很忙的。”
   
“哦”那小孩拿着那小玩意儿,有点懊恼又有点开心地跑开了。
   

鬼刻觉得自己的感情丰富了许多,他已经能感觉“难忘”了,但依旧感觉不到悲伤这类感觉。鬼刻突然间想给自己取个名字,虽然他很喜欢李轩给他取的“鬼刻”,不过这一点儿也不像人名,他可没见过姓鬼的人。
   
吴羽策,他给自己取的新名字。但鬼刻这个名字也并没有被舍弃,这毕竟是李轩给他取的。除了李轩,吴羽策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东西了。吴羽策一直不明白自己对李轩的感觉,像对待朋友,又像对待上司,或许还有些对待爱人的感觉,但不管是哪种,李轩在吴羽策心里很重要。

在木偶眼里,制作自己的木偶师或许就是他们的一切,是他们最高的信仰。

如果亲手打破自己的信仰,会是什么感觉?

又是一次演出的结束,夜阑人静,月光透过窗纱散落房间,照在镜面上反射出银色的淡淡光亮。

吴羽策透过镜子看着镜中的木偶,木偶上方,一个半透明的人影静静地立着,青色的衣襟竖直垂着。吴羽策惊愕,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镜中的人影也随着往后退。吴羽策举起自己的手臂,白皙而修长,却白得过头了的半透明状。“变成魂魄了?”吴羽策看着身前的木偶,自语道。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是李轩,他走进来看着吴羽策,“鬼刻?”

“是,是我。”吴羽策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回事?”

“不用担心,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李轩找了张椅子坐下,像是要和吴羽策彻夜长谈,“我以前也是个木偶,只不过后来像你一样魂魄具象化了,然后代替了我的主人。”

“你为什么要代替他?等等…也就是说,我也……”

“嗯,你迟早有一天是要代替我的,就像我代替他……”李轩轻声说道,勉强笑了笑想缓和气氛,可这个笑真是难看极了,倒更像是在哭。

吴羽策漂立在空中一动不动,他或许知道为什么李轩会在四下无人时唱出那么伤心的曲子了。因为木偶师是木偶最高的信仰。

吴羽策知道这件事有多么的令人难过,却流不出一滴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受不到伤心这种感情。

“木偶表演过哪种感情,也就能感受到那种感情了。”李轩端起桌上的酒盏,烈酒顺着肠道滑入肚子,他继续说着,“那天早上我醒来,看着镜里穿着他衣服的自己,尽管面容变了,却清楚地知道这是他的身体,他不在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幸好你感受不到。”

李轩浅浅地笑笑,这次是真笑了,他抬起手,帮他把发鬓宛到耳后。

晨光熹微,吴羽策睁开眼,他隐约记得昨晚梦到一个男子帮他轻轻地整理发鬓。窗外人们的声音穿过窗纱传入吴羽策耳中,他翻身下床,整理好等会儿唱戏需要的东西……

END.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