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双鬼】合欢树与梅树

*关键词:窗户

*ooc!ooc!ooc!ooc!ooc!在我看来,这句话说3遍已经不够了…

*文笔依旧胎死腹中,剧情依旧莫名其妙。

——————正文——————

虚空植物园最近又栽来了一棵树,挺好看的一棵梅树,就栽在李轩旁边,但中间隔了一扇拱门,就是那种纯粹用来观赏的门,用的是红色的朱漆,带点镂空的拱门,呆呆的立在他们两个之间。

李轩挺好奇这棵新来的树,挺想和他打个交道的,可是中间却隔了扇门…不过所幸门上还是有个窗户的,李轩透着窗户看去, 盘虬嶙峋的枝干郁菀横蔽,疏影横斜,好美…

“嗨!你好,我是李轩”李轩透过那扇小窗户,看着那株新来梅树,摇摇枝干打着招呼。

“你好,我是吴羽策。”吴羽策显然对他没多感兴趣,但还是有礼貌的回答着。

“吴羽策,真好听的名字”作为一株活泼外向喜爱阳光的合欢树,李轩孜孜不倦地继续“骚扰”吴羽策,还时不时晃动着他绿油油的叶子,“我以后就叫你阿策好了,阿策, 交个盆友怎么样啊? ”

喂,别随便取名字!

吴羽策没理他,这人真烦…

“阿策?吴羽策?别不理我,看我一眼啦!”李轩继续迎风摇晃着他那绿色的叶子,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吴羽策被他吵的没性子了,只好隔着窗户看向他,“别烦我。”

“哦…好吧”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QAQ.

像此起彼伏的潮汐震动着大海的韵律,像呼啸的西风狂卷着天空的怒号,像嗡嗡的野蜂飞舞着春天的音符,想倾盆的暴雨倾吐着夏日的燥热,
音符与旋律盘旋交织出的花火,一股脑的从耳蜗涌入脑中。

说人话,就是一个字,烦。

晨曦而沐,阳光款款,散落在盘虬嶙峋的梅枝之间。昨夜呼吸作用带走的氧气和养料,在阳光满溢中回归,阳光洒在绿叶上熠熠生辉,吴羽策本想享受这美好的光合作用,却被李轩打扰了。

一大早李轩就隔着那扇窗户朝吴羽策望去,“嘿,阿策昨天晚上有没有休息好?今天阳光真好啊。”

中午,烈日当空,吴羽策闭上气孔想好好休息,李轩又来了,“阿策,中午好热啊,你有没有保持好水份?小心叶子不要蔫了。”透着那扇窗户抖了抖叶子。

傍晚,斜晖落日,吴羽策想静静享受享受落日余晖,可李轩依旧不打算让他安静会儿,夕阳把他们连同那扇带着窗户的拱门的影子拉长,“夕阳好美!果然是夕阳无限好,阿策阿策,一起看夕阳吧。”

阿门!我虔心祈求,快让这个愚蠢的家伙住嘴吧!否则我真的想用方锐那家伙结剩的烂果子糊他一脸!然后吸引虫子咬咬他!那个烦人的家伙!注定是神所无心眷顾的废弃物!像他那种人,真应该下到地狱去,省得那张烦人的嘴角不断张合!

脑子里好像飘过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呢,吴羽策大大。

某一天,上天还真眷顾了吴羽策一回,李轩终于没有来烦他了,可吴羽策却反倒觉得有点不适应,他通过窗户偷偷地望向李轩。合欢树的叶子耷拉着,像蔫了似的立在枝头。

“李轩…你怎么了”

“唉,阿策你是在关心我吗?我没事,营养不良,过几天就好了。”

“哦,问一下而已。”

口嫌体正直呢,吴羽策大大。

“阿策,我…”李轩透过那扇窗户,望着吴羽策,“我稀罕你!和我在一起吧!”

“嗯…”

x市晚间新闻:本市最大的植物园虚空植物园发现一合欢树和一梅树隔着一拱门向彼此方向生长,原因不明,现植物园已决定拆除拱门……

END.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