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双鬼】泥足深陷(李轩24h生贺)

*这是一篇非常平淡如水的文(你可以理解为里面全是水…)

*我敢打赌,这是24篇里最短的一篇

————正文————

夜深了,漆黑的夜色中零零散散的星辰闪烁着,安安静静地悬挂在夜空中。看似寂静无人的街道,暗流涌动,潜伏着数不清的血和谜。

红色的蔷薇缠绕在斑驳的铁栅门上,皎洁的月光洒地面上,被凹凸不平小水洼反射得波光粼粼。古老的城堡阁楼上,紫红色的刀光划出一条弧,直直地落在那个身着华贵的血族上。血色弥漫,染红了那把镌刻着红莲的刀尖。

“虚空鬼刻,代号5123次任务,已完成”

“辛苦你们了,接下来可随意行动,下一次任务将于一周后发布”

吴羽策关上对讲机,把他的红莲天舞收回刀鞘,驱车回到城市中心的虚空总部。

“队长,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盖才捷看着吴羽策有些疲倦的面容,“是累到了吗?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没事”吴羽策摆摆手,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下战斗用的装备,穿上便服,径直从后门离开虚空总部。

吴羽策穿行在一条条生僻蜿蜒的小巷子里,七拐八拐后终于停在一家小店门口,小店顶上是一块木头做的牌匾,上面写着“梦旅人”三个字,牌匾有点破旧,上面还积了点灰,看样子是挺久没人来过了。

吴羽策走进去,径直上了二楼的一个小包厢,“你好,我是梦旅人,专门为人排忧解难,你有什么心事请尽管跟我说。”

“我叫吴羽策,是一名血猎,一个专门击杀血族的职业,我的恋人…呵,应该不能说是恋人了,叫李轩。”

“我是血猎,有规定不能在人类面前展现真面目,我在人类社会的身份是一名大学生。我和他是在学校里认识的,我原以为他只是大学生,未曾想他竟然是吸血鬼。”

“几天前执行任务,我击杀了一队吸血鬼,从里面翻到一份吸血鬼名单,里面有他的名字和照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下一周的任务就是击杀他所在的那个吸血鬼组织。”恍惚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丝不安与踌躇。

“你爱他吗?”梦旅人细细聆听着,突然问了一句。

“我…爱他”唇齿张合发出的音律,是吴羽策内心的想法。

“最开始是他追的我,我对人类的生活不太感兴趣,只是用大学生的身份当个幌子罢了,对其他人比较冷漠,不擅长交际。有许多时间不出任务,基本都是一个人在看书,上课。”

“后来有一天我遇见了他,他对我很好。每天早上给我送早饭,陪我去图书馆自习,晚上送我回家,在QQ上给我道晚安…最开始我不太理睬他,但后来我开始渐渐喜欢上他了。”

“不再拒绝和他一起吃早饭,和他一”r起在图书馆自习,开始习惯身边有他,和他在一起…后来他跟我表白,我同意了。”

“几天前我想跟他分手,却发现说不出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仿佛是自说自话的低喃,疲倦与无奈,痛苦与抉择。

“跟从自己的心,也不是没发生过血猎和血族在一起的案例,不过我想你不需要纠结,届时,难题自会迎刃而解。”梦旅人笑了笑,故作玄虚的说着。

李轩最近有点无奈,吴羽策这几天躲着不见他,而且也没说什么原因,只是在几天前说了一句“你离我远点吧”。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人也找不到,要不是从同学那里得知吴羽策并没有出什么事,李轩都要开始怀疑吴羽策是不是遇到危险了。

李轩低头看了看表,离下课还有10分钟,李轩望着坐在教室里听讲的吴羽策,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指针指向整数,下课铃悠悠地响起,李轩站在门口等吴羽策出来。吴羽策看见李轩守在在门口,知道躲不开,便也就大大方方走出来,打算对他视而不见。

手腕突然被紧紧的抓住,“阿策…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淡淡的语调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吴羽策用力挣脱李轩的禁锢,迈开步子正打算走。

突然的用力令吴羽策措不及防,被李轩狠狠的推靠在墙上,骤然放大的脸庞突然靠近,唇就这样吻了上来,狠狠地探进去撬开牙关,长驱直入,在口腔中疯狂地搜刮着。

吴羽策想推开他,与他四目相对时,他那恰似一潭清水又深邃无比的眼睛温柔地看着自己时,却突然没了推开他的力气,任由他的舌在口腔中肆虐。

好似泥足深陷,沦陷在他那温柔的甜蜜乡中,失去理智,无法自拔。

吴羽策那一刻甚至的想着,自己不要当血猎算了。

可那终究是妄想,不当血猎?过往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被血族屠杀过的村庄,血流成河。父母,朋友,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消于锋利的獠牙,嗜血的狂魔。

他是,血族啊…

幼时受到的创伤,脖子上咬痕,至今未消。吴羽策突然推开李轩,“离我…远点。”

李轩兀自站着,望着吴羽策远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猎杀血族的那一天终归还是来了。吴羽策握紧了红莲天舞,不要,再想他了……

虚空的部署是盖才捷李迅佯装外围攻击,由吴羽策潜入总部,直取首级。

红炎的鬼火开始跃动,斑斓的鬼阵将一个又一个血族葬送地狱,血染殷殷,尸骨成堆。

上次资料上所说李轩是这队血族的高层管理者之一,吴羽策逐渐深入,逐渐靠近最里处的古堡。

红莲天舞刀锋渐利,使用者却越发的不安与躁动。

巨大的铁栅门门口,守卫者已被屠杀,伤口刀刀致命。在吴羽策执行任务之前,也被上级告知有位潜伏在血族里面的卧底,这场战役以后会一并加入虚空,代号逢山鬼泣。

吴羽策继续往里走,阴森的楼道烛火昏昧,尸体倒是一副又一副接连不断地躺在地上。“李轩…干脆让他把他杀了算了,也省得亲自动手。”纵然如此想着,吴羽策的眼睛却还止不住望向着尸体,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吴羽策顺着血迹走进最深层的暗室里,门一推便吱呀的开了。四壁上是斑驳不清的刀痕,地上的血迹还未干涸。正中的冰阵透着寒气,紫蓝色的刀锋刺进最后一个血族胸前。

“你好,我是逢山鬼泣,你今后的搭档”李轩把四轮天舞收回刀鞘,回头看着吴羽策,

“和伴侣。”

END.

——————————

吴羽策:李轩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血猎。

李轩:咳…阿策,我是发任务前临时才知道的。

吴羽策:(一脸地不信)

李轩:好了次别说这个了。嗯,如果我真的是血族你会杀了我吗?

吴羽策:(冷漠地)会

李轩:QAQ爱呢!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