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双鬼】风暴中的恋人

*写的时候觉得还好,写完一看,偶凑自己都看不下去……_(:з」∠)_
*ooc ooc ooc
*把风暴看成暴风雨…我的锅
*好久没写深夜了,要考试了,韩队生日要来了……
*抱歉让你们看那么多废话(包括这句也是

——————————————————
李轩有点迷糊的睁开眼睛,他正躺在他的船都甲板上,四周是一片灰暗,像是浓重油画里的茫茫灰色。李轩是一名船长,在航海界也算是小有名气,而在一秒之前,他正迎着暴风雨驶船,突然眼前一黑,醒来时便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四周没有光亮,却也不是一片漆黑,像是在浓雾中,李轩起身起身看到昏迷在一旁的李迅,连忙跑了过去使劲摇了摇他,“李迅!喂!起来!李迅!”李迅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像死了似的。“我去不是吧,这不是悬疑片里才有的事情么?这什么鬼地方?小盖!醒醒!”依旧无人回应,李轩慌了。

突然,李轩看见远处有一点火光正向这边靠近,李轩也不知该是喜还是忧,在这么个鬼地方,鬼知道朝这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火光渐渐靠近,李轩这才看清是一个人朝着走来。只是,那火光既不是火把也不是灯笼,而是直接飘浮在空中的火焰。完了,是妖怪。李轩下意识想往后退,可四周一片灰暗,想退也退不到哪里去。

“你怎么没昏迷?”来者有点诧异的看着李轩。

“啊?”李轩满脸懵逼,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没昏迷?难道我应该昏迷吗?李轩还未来得及深思,那人脚下赫然出现一个红色的法阵,身周还漂浮着十几朵火焰,法阵中却明显可以看出有一处暗淡着,显得极不协调。“坏了啊,怪不得。”来者低声自语到。

“请问,你是…”一个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女巫的故事听过吗?”

传说在大海上风雨来临时,若行船之人心心中有愧,意志不坚定,便会迷失在风雨之中,被女巫引诱到虚空之境。虚空,意为虚无空渺,即会被女巫吞噬灵魂。这便是女巫的故事,李轩也多多少少从听过这个故事。

“你,,你是女巫?”李轩有些不敢相信,虽然眼前这人长得确实有些清秀,但一看也知道是男的,纯汉子,李轩还是蛮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审美的。

“不是,我母亲是女巫,父亲是天上派来消灭女巫的天降,但他们却相爱了,母亲跟父亲回天庭去了,留我在虚空之境。”

“……”李轩觉得他脑子里要开始脑补上万字的晚间8点档电视剧了,不过李轩还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被劫到这里,我没做过什么坏事啊,问心无愧”

“运气问题。”

“…那女巫之子先生,我真的没做过坏事,能放过我吗?”被抓到虚空之境会被吃掉灵魂的,李轩还不想死。

“啊?我应该算神之子,不用吃灵魂。我叫吴羽策。”

哦凑吓死宝宝了,李轩松了口气。“哦哦,我叫李轩。那现在能放我走吗?”
“不能。”
“……为什么”
“出了些问题,你现在有虚空之境的记忆,等我找到把记忆消除的方法你才可以走。”

李轩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虚空之境,又莫名其妙地待在了这里。现在他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翻着一本《海底两万里》。这里是虚空之境的中心,也就是吴羽策住的地方,四周摆放着许多属于不同朝代的器物,上至古代的铜器,唐三彩,下至现代的名著,CD……无一不被收拾的整整齐齐。

“这些东西你哪来的?”

“船上拿的。”吴羽策正低头翻捡着一些奇形怪状的材料,查阅古典书籍为了修复法阵,头也没回便回答道。

“你,你在这呆了多久?”李轩见多识广,走南闯北,多多少少也知道这些东西的朝代。

“嗯…记不清了。”吴羽策略加思索片刻,才回答道。他在这里呆太久了,实在记不清了。

“你一个人,不会寂寞吗?”

“习惯了。”

李轩看着吴羽策微微勾起的嘴唇,有点恍惚,习惯了,那么习惯之前呢。明明是一副无所谓的冷淡表情,李轩却仿佛看到透露出的淡淡忧伤。

“我找不到消除记忆的方法,你回去吧,记得把这个戴上。”吴羽策把一个紫红色的手链丢给李轩。
“咦,送我的礼物啊!”李轩接过,把
它带到了自己的右手腕上,“谢…”

“不是,你要是刚把虚空之境的事跟别人说,我就用这个远程杀了你。”

“…”李轩满脸复杂的看着手链,又突然把视角转向吴羽策,“那我下次可以再来这里吗?”

“啊?随意。”


狂风大浪在海面汹涌,乌云密布盖压在头顶,大雨在闪电雷鸣中倾泻滂沱。

眼前一黑,像只是眨了一眼时转瞬即逝的黑暗。李轩站在甲板上,刚刚的经历仿佛没有发生一样,似南柯一梦,一晃而过。李轩抬起右手,看到那串紫红色的手链,不经会意地笑了笑。

“明天xx海域将有暴风,请大家做好应防准备,小心出行……”
李轩看着天气预报,喊了李迅一声,“李迅,准备一下,明天出海。”
“咦,没到时间啊,不应该是后天出海吗?有什么事吗?”
“没啊。”
“那出海干嘛?浪费人力物力。”
“ 随便去逛逛不行吗? ”
“……不是很懂你们有钱人”
“队长,明天有风暴。”盖才捷从旁边走过来,指了指天气预报。
“哦,就是因为风暴才要出海的,算了,你们不懂。”
“……不是很懂你们有钱人”


“你还真来了啊。”吴羽策有点无奈地看着站在甲板上的李轩 。
“我答应过你,当然要回来喽,你看,这是给你带礼物。”李轩把甲板上的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是一株紫色的风信子,“种在虚空之境里面吧。”
“谢了。”

自此之后,李轩经常在风雨时出海,为了来虚空之境找吴羽策。和他一起参观虚空之境,为他讲述外面的世界,一起分享美食,一起看书,打游戏。
李轩发现,在虚空之境不管他呆多久,回外面后几乎都还是原来的时间。
“虚空之境和外面世界的时间轴不一样。”
“唉,那我不是可以在这呆几年再回去?”
“几天之内的时间可以,太久了就不行了。”
“是吗?真可惜。”

吴羽策有个秘密,其实在李轩第三次来之后,他偶然翻拣到一本书,上面记载了消除记忆的方法,可是他没有那么做。
李轩也有个秘密,有一次他在吴羽策书房的桌子抽屉里看见了他母亲留下来的一本书,上面教吴羽策怎么离开虚空之境。
那一次李轩和吴羽策分别时,问他,“阿策,你就没有想过去外面的世界吗?”
“外面…吗?”吴羽策轻声重复了一遍,“以后再说吧。”

那次之后,李轩再次来到虚空之境。吴羽策看着整齐穿戴着西装,手捧一束玫瑰花的李轩,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策,我上次看到,你妈留给你的那本书了,上面说只要跟喜欢的人一起,就可以离开虚空之境,所以你愿意和我去外面吗?”
“李轩,你下次再乱翻我东西我打死你。”
“阿策我错了QAQ”
“走吧。”
“哎,就这样走啦?不需要收拾点东西吗?”
“又不是不回来了。”
“哦。”

又是一瞬即逝的眼前一黑,吴羽策站在甲板的围栏边,看着暴风中波涛汹涌的海面。李轩走过去,牵起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暴风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果然我应该写段子…
*不要脸的求评论求小红手求小红心(´இ皿இ`)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