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婷立食用需知:
【黄喻,王喻,喻黄,all喻,洁癖慎!】
*喻粉!喻吹!喻总的小迷妹!整日沉迷我喻男色,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勉强挺博爱的】
*cp吃双花,双鬼,刘卢,林方,江周,叶蓝,伞修,肖翔,昊翔,高乔高
*欢迎勾搭www我特别好勾搭的!!蠢鹅:2978263973
头像感谢苏愁七大大的手写!

【韩张】百分之百(荣耀学院)fin

新杰大大生日快乐!

码了一篇5000字左右的渣生贺

注意以下事项!!!

*一两句话双鬼,喻黄,林方

*情节老套,画风诡异多变,上下连接不顺

*ooc,私设多,欢迎捉虫

*渣渣渣渣渣渣渣渣

食用鱼块【求不打】

————————————————————

黄昏笼罩,张新杰被两个混混堵在一条有些荒凉的小巷里,四周是废旧的建筑,残缺不全,尘土纷纷扬扬的飘在空气中,“快把钱交出来,我们就放了你,否则……”其中一个流里流气的叫嚣着。“抢劫是犯法的,你们最好住手。”张新杰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淡的说。“呵呵我们就是抢劫了,你能怎么地?”“哟呵,这么嚣张?啧,长得还不错。”两个混混毫不忌惮张新杰的警告,还想动手动脚。

“你们……”张新杰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雄浑壮阔的声音盖了过去。“你们在干什么?”两个小混混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像是黑社会老大。“大,大哥我们错了,我们不知道这是您的地盘,这就滚。”说完就马不停蹄落荒而逃。

韩文清一脸黑线,明明是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却被说成黑道老大,心好累。韩文清看了一点张新杰,依旧平静如水波澜不惊,不禁有点好奇,世间竟有人能像他这般作处变不惊。“没事吧?以后少走这里,这里……”“没事,多谢。”张新杰打断了他的话,扶了扶眼镜,便急匆匆地离开了,背影渐渐消失在夕阳之下。

张新杰是荣耀学院的大一新生。荣耀学院,是万千学子所向往的学院,这里老师优秀,环境优美,教学模式新式,而且不定期举行各种活动。然而最重要的是,这里恋爱自由,不歧视同性恋,据统计,这里90%的学生都是同性恋。

张新杰以优秀的成绩被录取,他的宿舍比其他人大一些,所以多住了一个了,和黄少天,方锐,吴羽策,张佳乐住在一起。我个人到校的第一个晚上是这样度过的:

五个人在聊天。

张佳乐,方锐,黄少天在聊天,张新杰吴羽策在旁边听。

黄少天在说话。

然后……他遭到了四个人的集火。

“我去你们打我干嘛啊?喂喂喂,有这样对待室友的吗?你们这叫虐待!虐待懂吗?室友爱呢?喂喂喂,住手!快住手!”

“黄少天你tm安静点!”张佳乐叫到。

“黄少天你烦不烦啊!”方锐义愤填膺。

吴羽策和张新杰在旁辅助,净化环境,人人有责。

黄少天第二次被打是来自fff团的怒火。

“哈哈哈,你们这四只单身狗,我和文州高中就认识了,一起考了这所大学。你们竟然没西皮,单身狗,哈哈哈哈,都多大了还没有找西皮,回家过年的时候有没有被七大姑八大姨问候啊?”

这一次他们没有说,什么直接开始打,嗯,少说多做。

对于黄少天,这肆无忌惮闪瞎他们眼的秀恩爱的行为,我只想说:打的好。

开学大概过了一周就是新生欢迎派对了,派对也没要求强制参加,其实就是变相的学校放了一天假,让学生自由活动。派对上拥拥挤挤许多人在聊天,不远处的舞池里也人来人往,吴羽策,张新杰,方锐,张佳乐围坐在一张桌上打牌,至于黄少天早就跑去跟喻文州约会了。

“我觉得黄少天不在也挺好,耳根清净多了。”吴羽策说

尽管大家都很同意他的说法,却还是不忘记关怀一下,黄·脱团狗·少·叛徒·天的十八辈祖宗。

在某处和喻文州约会的黄少天连打了几个喷嚏,然后收到了喻文州递来的衣服。

四只单身狗默默的打着牌,期间还来了个人跟吴羽策搭讪,结果显然是被吴·高冷·羽策一秒钟赶走。

“好无聊一点意思也没有。”打了几轮后,张佳乐有些抱怨着把牌甩到桌上。

“那玩什么?好不容易有个假放可以好好玩伙”吴羽策端起一杯鸡尾酒,微微抿了一口。

“其实我们可以选择的有很多,不一定要待在派对上打牌,打牌也确实没什么好玩的,而且没意义。”张新杰把手中的牌放在桌子上。

“唉,猥琐方,你在看什么啊!”张佳乐发现方锐一直在看着某个地方,就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吴羽策张新杰听了也顺着看过去:不远处的吧台边站着三四个青年,围在一起聊天。

“你们看到那个温温和和戴眼镜的吗?”方锐指了指,“简直温柔死了,我要追他”

“喜欢就去搭讪啊,光在这里流着口水一脸痴汉地看着别人有毛用啊!”张佳乐嫌弃的看着方锐。

“人家聊得好好的,我总得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吧。”方锐说。

“你怎么知道他的单身?万一人家有爱人了呢!而且,万一他不是基佬怎么办?”吴羽策说。

“按这所大学的情况来看,应该不会是异性恋吧。而且如果有cp,就像黄少天一样出去浪了,会待在这里的几率很小。”张新杰说。

“诶你们看旁边那个,我去吓死宝宝了,我都想跪下交钱包了。”张佳乐指了指一个长着钱包脸的粗犷汉子。

张新杰最开始也没有仔细看他们,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听张佳乐一说才仔细的看向他们。那个面容,有些眼熟,像是模模糊糊的印在脑海里。“他,是……”

“嗯?新杰你认识他?”吴羽策问

“嗯,好像见过面。哦,我想起来了!几天前我被两个混混堵在小巷子里是他帮了我”尽管那天是在黄昏之下,张新杰走的急没有看清楚,模模糊糊,但他依旧记得。

“你确定是他帮了你而不是他劫了你,怎么看他都像是黑社会老大呀?”张佳乐笑道。

“人不可貌相,光凭相貌是不能随意揣摩他人的性格,身份的。虽然社会上确实有看相的,但那些只是封建迷信不能相信,没有准确的科学依据……”

“喂喂喂跑题了哈”方锐在张新杰要做长篇大论之前打断了他,“啧啧,这真是天助我也啊!刚好新杰你去跟他道个谢,尽量把他支开,创造我和男生独处的机会。”

“哎,旁边那个是刚刚来勾搭吴羽策吧,好像叫什么轩来着”张佳乐说。

“李轩”吴羽策淡淡的说到。

“策爷,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方锐一脸郑重地拍了拍吴羽策的肩膀,“代号007,任务目标:引开李轩,尽量制造我和男神独处的机会”

“……”吴羽策无语,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丑拒”

“好吧,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我自己搞定,”说着起身拉上张新杰,走到他们的面前。“走吧走吧!”

“同学你是李轩吧,我朋友叫你过去。”方锐指了指吴羽策,“就是刚刚你去搭讪的那个”于是乎,他就看见李·痴汉·轩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找吴羽策,然后无视了背后由吴羽策发出的寒气,在张新杰向韩文清致谢时勾搭林敬言。

张新杰一方面是想帮方锐,但更多的是想好好道个谢,如果那天没有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学长,几天前你是不是帮了我?抱歉那天有急事先走了,没来得及道谢,谢谢你”张新杰毕恭毕敬的说道。

韩文清看着眼前的张新杰,一下子就想到了几天前那个匆匆消失在黄昏下的人影。“不用谢,应该的。”

“我叫张新杰,大一新生,计算机系”

“韩文群,大二,也是计算机系,学生会副主席”韩文清说,“那天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那里治安不太好,经常有别的学校学生去哪里,以后小心些。”

“那天我刚到校,又正好有急事,一不小心走错路迷路了,以后会小心的。”

“那要我陪你逛逛熟悉熟悉环境吗?荣耀学院确实挺大的。”韩文清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种类似于搭讪的话,微微低下头,便对上了张新杰宛如一潭清水的眸子。“好,麻烦了。”

离开了那载歌载舞,热闹嘈杂的派对,张新杰和韩文清漫步在偌大的校园中。天已微凉,落叶知秋,焜黄的树叶从空中慢慢飞舞落下,淡蓝的天空偶尔拂过几只归鸟,微微带凉的清风划过发鬓,他们偶尔聊一些天南海北的事情,从战国聊到春秋,从国古今到中外。陪伴着走过许多风景,从青葱翠绿的竹林小道,走到柳岸垂杨的锦鲤湖岸。随着指针的移动,时间也在慢慢溜走。

指针不偏不倚的指向6点,临近分别时,两人互换了电话号码。

“你那时又为什么会在那里?”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突然问到“那附近的建筑已经被荒废了,也应该不会是碰巧路过吧?”

“我吗?”韩文清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张新杰回到宿舍后,方锐黄少天他们都在,就邀着一起去吃饭了。吃饭时,大家在讨论关于社团的事。

“黄少天你不参加辩论部,简直浪费人才”方锐说

“现在知道我是个人才了吧,文州也说参加辩论部好,还说会陪我一起去,你们就等看小爷我舌战群儒,分分钟秒杀他们吧。”黄少天叫道,“猥琐方,你要加入什么部啊就你这猥琐程度,都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部会要你。”

“呵呵,我加入文学部。”方锐冷笑道。

“what?猥琐方,就你还想加入文学部?”张佳乐“人家文学部一个个都是儒雅书生,哪像你哈哈哈哈!”

“林敬言在文学部。”吴羽策说道,“新杰,你想加入哪个部啊?”

“嗯,我吗?我想加入学生会”张新杰想起韩文清说他是学生会副主席,“再或者计算机部吧.”

张新杰这么说的也就这么做了,申请很快就批下来了,张新杰成了学生会一员。张新杰经常和韩文清一起工作,两人也渐渐熟识,一起中午在食堂吃饭,一起静静地坐在长椅上品读书籍,一起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像是最普通的校园生活一般。

韩文清知道了是个严谨从容的少年,偶尔会犯傻嘴馋在冬天吃冰淇淋。

张新杰也知道了这个外表粗犷的汉子,偶尔也会富有爱心买狗粮给流浪狗。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12月的时候,张新杰生病了。原因是张新杰嘴馋吃冰淇淋,而且最近那几天还下了雨。其实病得也没多严重,只是发烧感冒而已,假都没请,依旧每天按时上课。

“其实你没必要来看我的,我只是感冒而已”张新杰看着提着外卖来宿舍看自己的韩文清。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准在冬天吃冰淇淋,你为什么不听?发烧了吧?”韩文清把外卖放在桌上,呵斥道,“其实不用坚持去上课的,我可以帮你补课的”

“没事,咳……咳咳”张新杰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在看。韩文清有些心疼的皱眉,却不好再说什么,他知道他的性格,只好在一旁陪他看书.

第二天,张新杰站在教学楼屋檐下,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等待韩文清来接他。张新杰看了看表,他没有带伞,20分钟前打电话叫他来接自己,按道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而朦胧的雨色之间却仍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张新杰拿出手机,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一声机械的女声从手机里传来,张新杰有些慌了。

身旁走过几个女学生在讨论,“哎,你听说了没有?刚刚人工湖那边好像有人溺水了。”

“是啊,听说好像是学生会副主席,我们去看看吧。”

张新杰听了,心里像是被狠狠地纠了一下,文清,不要有事啊!不住地在心里祈祷着。不顾大雨倾盆,就冲出了教学楼,急忙跑向人工湖。雨点顺着发鬓从脖子溜进去,衣服被打湿,眼前有些模糊。人工湖周围围着许多人,有学生,老师,医护人员,保安。嘈杂的说话声和雨声混在一起,张新杰的眼神不断的搜索着,眼神越来越迷糊,但总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几个老师之间。没事真是太好了!张新杰有些踉跄的走过去,大脑却越来越痛,眼前的景象迷糊成油彩画一般,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下午的时候韩文清收到张新杰的来电,说忘了带伞,便带着伞,去接张心杰,在路过人工湖的时候,看见有人溺水,旁边几个他的同伴在喊叫。韩文清会游泳,便正义凛然地跳下去救人。不久后,韩文清也把她救了上来,周围的人也喊来了老师和医生,韩文清在跟老师讲述过程的时候,听见张新杰喊着他的名字,韩文清抱住晕倒的张新杰,上了救护车。

张新杰本就感冒发烧,现在又淋大雨病得更严重了。

韩文清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张新杰,清秀的脸庞,修长的睫毛,让人心动。韩文清用手轻轻撩开他的头发,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韩文清喜欢看他专心致志看书的样子,喜欢看他静静坐在长椅枕着自己肩膀的样子,喜欢看他像个小孩一样轻舔冰淇淋的样子,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喜欢……他。

张新杰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文清,你没事吧?”韩文清开心张新杰关心自己,却又有些生气,“新杰,你生病了还跑出来淋雨,你知不知道你昏倒了多久?”“文清,我听她们说你溺水了,你没事吧”“没事,我会游泳,是别人溺水我去救他,新杰,你生了这么重的病,就好好休养不要去上课了。”

张新杰1月多的时候病就好了,11号是张新杰的生日,大家帮他办了个派对,知道他有准时睡觉的习惯,派对也没有办到多晚。

“新杰,带你去个地方。”派对结束后,韩文清拉上张新杰就走。

“文清,去哪?”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张新杰韩文清越走越荒凉,四周的建筑残缺不全,夜色中。张新杰越发觉得这里很熟悉,经过那天巷子时才猛然想起来这里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是他救了自己的地方。韩文清拉着张新杰走进一间建筑物,张新杰隐约可以判断出这里是天文馆,韩文清带他上到最顶上的天台。

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密密麻麻地镶嵌在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

“新杰,好看吗?当初我就是为了来这儿,所以才遇见了你。”

“好看,这里是?”

“这里是我父母的天文馆,虽然,他们现在已经像流星般坠落了”

寒风轻轻撩过他们的发鬓,良久,张新杰才开口:

“文清,我发现一件事,你想听吗?”

“什么事?”

“我发现,我喜欢你这件事的概率是100%”如果不是晚上,韩文清就看到张新杰彤红的脸。

韩文清一愣,笑了笑,“那你觉得我喜欢你的概率是多少?”

“不,不知道,百,百分之五十?”

“错了,也是100%”韩文清轻轻抱住了张新杰,吻了他一口。

生命中总有星光在不停坠落,而你,就是永远挂在我心头的那一晚浅月。

END

评论(2)

热度(20)